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解答:小偷受伤告失主,到底赔不赔?两个真实案例告诉你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法律咨询解答:小偷受伤告失主,到底赔不赔?两个真实案例告诉你: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文章,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武汉中院通报“偷电瓶被电死家属索赔20万案”:没受理过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有人在盗窃我市刘先生停放在楼下充电的电动车时,意外触电身亡,“小偷家属”向刘先生索赔20万赔偿金;经法院调解,车主赔偿“小偷家属”5万元精神损失费。

媒体报道后,我市两级法院高度重视,立即对媒体报道、评述的“案件”进行了认真的梳理和核查。经查,我市两级法院近年来没有受理过媒体所报道、评述的相关案件或类似案件。我们注意到,报道该“案件”的首发媒体已自行删除了相关文章。

武汉两级法院感谢媒体、读者和网民对法院工作的关心、监督和支持;同时,我们将与媒体、读者和网民一起共同抵制虚假信息,共同维护良好网络空间。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年12月20日

小偷受伤告失主,两个真实案例告诉你:法院不支持!失主不赔!

「1」

被告失主杨青芸,2004年3月26号的早上8点,杨青芸骑自行车到了税局的办公大楼办事。把自行车停在了门口的大树下,锁好。然后进入业务厅给公司办理业务,无意中一扭头,发现不远处有人骑车去骑的正是她的自行车。追出门一看,一个年轻妇女正骑着自己的自行车飞快地向着郊外方向跑去。杨青芸意识到车子被人偷了,赶紧边喊边追!因为那小偷骑着车速度很快,杨青芸便雇上摩托车,继续追。她提前就赶到了下一个路口,准备在那儿把偷车的拦住,这一拦出了事,偷车人为了躲开她,上了机动车道,一眨连人带车撞上了一辆同向行驶的大货车。紧接着又被大货车的后轮碾压了过去。小偷被撞倒在马路上,躺在马路上,血肉模糊不省人事。肇事司机马上报了,案赶来的120急救车把受伤的小偷送到了医院。交通警察也很快赶到了事故现场。一个月后2004年4月27号,泉州市丰泽交警大队对这起交通事故作出了处理意见。根据事故勘察无法认定这起交通事是任何一方的违章行为。

2004年9月4号杨青芸突然接到了法院电话,自己被盗窃者起诉,当日肇事大货车司机和车主他们也被起诉。在小偷递交给法院的起诉书中,诉讼请求是:要求失主杨青芸和肇事司机及车主赔偿,自己因人身伤害导致的经济损失共计94000多元!盗窃者方银菊觉得:盗窃自行车是一回事,而打官司要求赔偿却是另一回事!因为对方银菊的受伤,失主杨青芸有着不可推卸的直接责任。上海律师

2004年11月8号,法院一审判决结果出来了法院认为: 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其人身权利受法律保护。原告方银菊盗窃他人车辆,为躲避追赶冒险骑车行驶在机动车道上!对造成人身伤害主观上存在重大过错;司机在发现前方有人在相互追逐时没有采取有效紧急避让,主观上有明显过错;失主杨青芸,发现自己的自行车被盗后的追赶拦截行为,是自助行为!但是当发现方银菊冒险行驶在机动车道上后,应当预见到继续追赶可能会给原告造成危险,因此对造成方银菊的人身伤害,主观上存在过错应当承担一定赔偿责任。因此一审法院判决:对原告方银菊66172.55元的人身伤害损失;被告杨青芸承担10%赔偿6617.25元;车主承担35%赔偿23160.39元;原告方银菊自行承担其余55%的民事责任。杨青芸觉得对于追回个人的财产,却要承担10%的赔偿责任非常委屈。2004年11月对一审法院的判决失主杨青芸肇事司机和车主分别提起上诉。

2004年12月17日,二审的第一次开庭,2004年12月29日,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法院认为阻止违法行为,是每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公民有权采取必要的措施保护合法的财产权益免受他人非法侵害。杨青芸采取自助行为并无不当。原审的判决认定,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判令驳回原审时方银菊对杨青芸的诉讼请求。方银菊自行承担65%的责任车主翁淑英承担35%的责任赔偿方银菊23160元。(央视《社会记录》)上海律师

「2」

一个小偷,大白天作案被抓了个现行,在被物主和热心邻居制服的过程中受伤,竟然反过来向他们索赔。遭到拒绝后,小偷将他们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受伤造成的损失。物主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法院究竟会怎么判呢?

盗窃被抓后“腰痛一天”

2016年3月19日,骆某在南京江宁某小区一栋居民楼的楼梯下方盗窃一个电瓶以及一个废旧水龙头,被回家的钱某发现。钱某上前询问,却被骆某突然推至一旁,骆某迅速向通往一楼的楼梯逃窜。见此情况,钱某大喊“抓小偷”,骆某在逃跑至通往一楼的楼梯口时,被正在聊天的林某、陈某拦下,后涂某也听到喊抓小偷的声音赶来。其间,骆某激烈反抗,最终三人合力将骆某按倒并控制在地上。报警后,民警将骆某带至派出所调查。询问中,骆某对当天其行为供认不讳。

2016年3月20日,骆某至医院进行治疗,称“外伤后腰痛一天”,经诊断为第2-3腰椎左侧横突骨折。

骆某认为其受伤系钱某、林某、陈某、涂某四人殴打所致,向四人索赔未果,诉至江宁法院。要求四被告连带赔偿因伤造成的损失合计14万余元。

被告钱某、林某辩称原告所述与事实不符,其主观并无伤害原告的故意,只是出于抓小偷的正当动机,是正当防卫,故要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涂某则辩称,其行为是见义勇为行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驳回小偷的诉讼请求

小偷竟然觉得自己变成“受害者”,难道真的要赔偿他吗?本案有两个争议焦点,其中一个是林某和钱某制止骆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对骆某的伤后损失是否承担赔偿责任?

由于案发时,骆某实施的是盗窃行为。电瓶系林某和钱某二人所有。公民的财产受到侵犯时,法律赋予公民有正当防卫的权利。因此,法院认为,林某和钱某在制止骆某过程中系正当防卫,防卫中未有过当行为,对骆某的伤后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上海律师

另一个争议焦点是,涂某、陈某制止骆某的行为是否系见义勇为的行为,是否对骆某伤后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认为,涂某、陈某制服骆某的行为系见义勇为行为,对骆某伤后经济损失不承担赔偿责任。综上,江宁法院依照侵权责任法及民事诉讼法相关条文,判决驳回原告骆某的诉讼请求。(广州日报大洋网)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