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法律咨询:孙艳与孙东、候鑫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孙艳与孙东、候鑫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沪0112民初30275号

原告:孙艳,女,1989年3月4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溧阳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孙东,男,1982年10月11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闵行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候鑫,女,1986年5月28日出生,回族,户籍地江苏省南京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孙艳与被告孙东、候鑫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1月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7年1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孙艳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孙东,被告候鑫的诉讼代理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上海律师

原告孙艳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两被告共同归还原告借款本金50,000元(人民币,币种下同)。事实和理由:2015年8月9日,被告孙东因结婚办酒席等需要用钱,向原告借款50,000元,原告当天出借给被告孙东50,000元现金。次日,被告孙东向原告出具欠条。此后,原告多次向被告孙东催讨,被告孙东至今未还。被告孙东借款系用于两被告的夫妻共同生活,属夫妻共同债务,被告候鑫应与孙东承担连带责任,共同偿还债务。原告为维护合法权益提起诉讼,请依法判如所请。

被告孙东辩称,同意原告诉请。上海律师

被告候鑫辩称,其对该款项不知情,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该款项并非通过转账交付,现金交付应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只有原告与被告孙东的欠条,无法证明该笔款项真实交付,交付的环境也不符合常理。被告方不需要借款支付酒席等支出。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告系被告孙东的妹妹,两被告系夫妻关系,于2015年7月7日登记结婚,2015年8月9日,两被告在江苏省的溧阳宾馆有限公司办理了结婚酒席共22桌,该酒席共消费了46,475元。

被告孙东曾向原告出具欠条1份,欠条载明:“今借妹妹孙艳人民币50,000元(伍万圆整),用于结婚酒席等,借款已于2015年8月9日当面给我。”欠条落款时间为2015年8月10日。

2016年5月20日,被告候鑫诉至本院要求与被告孙东离婚,该案尚在审理过程中。2016年11月1日,原告孙艳诉至本院,提出本起诉讼。

诉讼中,原告陈述,其知晓孙东结婚需花很多钱,其亦知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其想为家里出点力,故其出于帮助孙东的目的将50,000元给孙东,其并未对孙东说过该50,000元钱款系借予孙东,孙东亦未开口向其借款。其于孙东婚礼当天将50,000元现金交付给孙东后,孙东于婚礼第二日主动交给其一张欠条并言明有钱再还,其就把欠条收下来了。其给被告孙东50,000元钱款被告候鑫不知情,其不想让被告候鑫觉得孙东结婚都要借钱,认为让候鑫知道此事不太好。被告孙东陈述其妹妹即原告孙艳知道其要结婚后就曾说起过要给其钱款,因孙艳知道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之后孙艳在其婚礼当天交付给其50,000元现金,交付其现金时并未言明系借款,婚礼第二天,其认为原告给其的该50,000元系原告的辛苦钱,原告亦结婚了需要给其老公交代故主动出具了一张欠条给原告,原告向其推脱了几次未果后就收下了欠条。原告给其钱款时被告候鑫不清楚,其出具欠条时被告候鑫亦不清楚,其系结婚后才告诉被告候鑫其结婚时向妹妹拿了点钱。上海律师

本院认为,公民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涉案借款是否属实以及在此前提下是否属于夫妻共同之债。对此本院认为,特殊关系人在夫妻关系恶化期间以夫妻共同借款为由提起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债权人在关于借款合意、钱款交付等方面事实的证明上应负有更高的举证义务。本案中,原告系被告孙东的亲妹妹,从借款合意到借款交付,原告仅持有被告孙东一人出具的借条予以证明,孙东单方出具的借条效力,不同于由孙东、候鑫夫妻共同出具的借条,被告孙东虽承认了借款真实性,但考虑现孙东、候鑫婚姻关系恶化、处于离婚诉讼阶段的情况,借款是否成立关系到被告候鑫的权益,故孙东一人承认借款显然不能达到自认的效果,在无其他证据可以印证的情况下,本院无法仅凭孙东一人出具的借条即认定借款真实性。再退一步讲,即便该借款真实,诉讼中,原告陈述该借款交付时,被告候鑫应不知情,原告还陈述对于该借款让候鑫知道不好,被告孙东亦陈述借款交付及其出具借条时,被告候鑫均不知情,故即便该借款真实,原告亦无证据证明被告候鑫与孙东对该借款有向原告共同举债的合意。因此,原告要求被告候鑫承担共同还款之责,本院不予支持。但在本案审理中,被告孙东同意原告诉讼请求,系被告孙东对自身权利的处分,与法不悖,本院予以准许。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一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孙东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孙艳借款人民币50,000元;

二、驳回原告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525元,由被告孙东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律师




审判员 沈莞茜

二〇一七年三月三日

书记员 王禕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