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张丽云与阮志明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张丽云与阮志明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沪0112民初25485号

原告:张丽云,女,1978年4月27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阮志明,男,1969年7月1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周宁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张丽云诉被告阮志明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9月2日立案后,先适用简易程序,后因案情复杂,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丽云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阮志明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丽云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被告阮志明归还原告借款本金50万元及利息(自2012年8月3日起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以50万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6.4%的四倍计算利息);2.判令阮志珍对阮志明的上述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判令原告对阮志珍抵押的并坐落于上海市松江区沪松公路XXX号XXX、XXX室房产在协议折价、拍卖、变卖后优先受偿;4.判令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2年8月1日,被告阮志明因经营资金周转需要向原告借款,同时签订了《借款合同》,确认借款金额为50万元,利息按月3%计算,借期为6个月;阮志珍(系阮志明同胞妹妹)为连带责任保证人,保证期限为合同签订之日起至阮志明偿还全部本金和利息及相关费用为止。另阮志珍提供其本人名下位于上海市松江区沪松公路XXX号XXX、XXX室房产作为还款保证,签订了《房产抵押担保合同》,并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原告按照约定向被告支付了借款,嗣后,被告未能还款。原告于2013年5月29日委托律师向两被告发送了催款律师函,但被告拒不返还借款本金及利息。2015年5月22日原告还曾至福建省周宁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被告有意私下和解,原告申请撤诉。时至今日,被告依然恶意推诿,双方未能就还款达成一致意见,阮志珍还起诉至法院要求注销抵押权登记,故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如所请。

本案审理过程中,阮志珍于2017年2月14日代阮志明归还原告借款本金25万元,故原告于当日撤回对阮志珍的起诉,并撤回要求阮志珍对被告阮志明的上述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及判令原告对阮志珍抵押的房产在协议折价、拍卖、变卖后优先受偿的诉讼请求。原告另变更诉讼请求如下:1.判决被告阮志明归还原告借款本金25万元;2.判决被告阮志明支付原告以50万元为基数,自2012年8月3日起至2017年2月14日止,按照年利率24%计算的利息及以25万元为基数,自2017年2月15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照年利率24%计算的利息。

阮志明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阮志明向原告借款后已于当天将50万元钱款返还给原告指定的账户内,现阮志明已不欠原告的借款。即便阮志明欠原告的款项,原告的起诉也已超过了诉讼时效,因此被告无需向原告返还款项。

原告张丽云围绕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1.借款合同及电子回单,证明借款事实存在,原告已向被告支付了借款;

2.房产抵押担保合同及抵押登记证明,证明双方借款还做了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

3.律师函及寄件凭证,证明原告于2013年5月30日向被告发出律师函进行催讨;

4.民事裁定书、受理案件通知书,证明原告于2015年5月27日向福建省周宁县人民法院起诉追讨涉案借款,本案并未过诉讼时效;

5.上海市房产登记簿,证明抵押房产登记的情况;

6.情况说明,证明原告向两被告发送律师函的事实;

7.阮志珍的居住证复印件,证明阮志珍的居住地就是律师函发送的地址。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1.真实性无异议,借款期限已过诉讼时效,即便原告于2015年5月22日向被告所在的福建省周宁法院起诉也已过诉讼时效;2.真实性无异议,债务履行期限已过,已超过诉讼时效,不能享有优先受偿权;3.真实性不予认可,原件都在律师手里,没有交到两被告手中,在周宁法院和松江法院审理中,原告律师均认可在原告代理人手中,寄件凭证上模糊不清,并且没有邮戳也没有签收人的信息,因此不予认可;4.真实性无异议,民事裁定书载明原告撤诉的理由是需进一步提交证据,表明双方没有协商过,周宁法院的相关诉讼材料没有送达给被告,本案诉讼时效应当截止于2015年1月,原告的起诉也已过了诉讼时效;5.真实性无异议;6.两律师与本案有关联性,存在利害关系,如果作为证据,应作为证人证言,需要出庭作证,被告从未收到过相关律师函,邮寄信件应到达收件人才能产生法律效果;7.真实性无法确认,因是复印件,所以不予认可。

被告阮志明围绕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了松江区法院的民事裁定书,证明该份裁定书与福建法院的民事裁定书,均表明与本案是同一案子,当时夏某某是作为原告代理人的。上海律师事务所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被告提出的观点不予认可。

诉讼中,原告申请证人夏某某、周某某(均为上海沪泰律师事务所律师)出庭作证。

证人夏某某到庭陈述如下内容:其与原告原系老乡,于2016年2月登记结婚,此前双方为委托代理的关系。2013年5月29日,原告称将钱借给被告,但被告到期未还,出于诉讼时效的考虑,原告要求其向阮志明、阮志珍发送两份催收律师函,当日其就拟好两份律师函,因29日太晚了,当天没有发出邮件,2013年5月30日由其律师事务所前台行政人员周某某(现已是上海沪泰律师事务所律师)负责在邮政快递EMS人员上门揽收时将邮件邮寄至上海市松江区沪松公路2517弄丽水豪庭76号101室,此后并未收到过退件,且其曾多次查询该邮件收发情况,均显示已于2013年6月1日由阮志珍本人签收,查询单因律所迁移而已遗失,现邮局也无法查询到多年以前的邮寄情况。当时因阮志明一直无法联系,因此才将俩人的律师函放在一起邮寄至《借款合同》上留有的阮志珍住址。

证人周某某到庭陈述如下内容:2013年时,其系上海沪泰律师事务所前台行政人员,现已成为该所执业律师。2013年5月29日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夏某某律师让其邮寄一封快递,快递单当时夏某某已写好,收件人具体名字不记得了,只知道是姓阮的,地址是某豪庭的。当时是两份律师函,其曾看了一下,并问了为什么不分开寄,夏某某称是兄妹,而且住在一起。2013年5月30日,快递员上门收件后,其亲手将邮件交给邮局人员。此后曾查询过该邮件的收发情况,显示6月1日阮志珍签收。

原告对两位证人的证言均无异议;被告则认为证人夏某某现为原告的丈夫,与本案存在利害关系,证人周某某对当日夏某某何时到律所的陈述与夏某某不一致,存在矛盾,故对两位证人的证言均不予认可。上海律师事务所

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1.原告提交的律师函、寄件凭证以及证人夏某某、周某某的证人证言,可以形成有效的证据链,证明原告于2013年5月29日委托夏某某律师出具律师函向两被告催讨借款,并于2013年5月30日交付邮政部门邮寄的事实。理由如下:第一,从形式上来看,EMS快递详情单上已载明送达地址为《借款合同》上确认的担保人阮志珍之地址,且阮志明与阮志珍为兄妹关系,原告按照阮志珍的住址送达律师函,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第二,虽夏某某现与原告系夫妻关系,但发出律师函时夏某某与原告仅为委托关系,若如被告所述,夏某某与原告存在较为亲密的关系,则其作为职业律师,应当知晓民间借贷关系中诉讼时效的重要性,其对涉及原告的债权应更为慎重,其受原告委托发送律师函的可能性非常大;第三,周某某当时作为律所前台工作人员,系直接收发信件的工作人员,其与夏某某及原告之间并无利害关系,但其证言可以清楚反映其帮夏某某邮寄律师函给两被告的情形;第四,原告曾于2015年5月27日向福建省周宁县人民法院就本案借款提起诉讼,从常理来看,只有2013年5月30日向被告发出律师函导致诉讼时效中断并重新计算两年诉讼时效的情形之下,原告才会在诉讼时效届满前再次通过提起诉讼的方式以达到再次中断诉讼时效的效果。鉴于夏某某及周某某均陈述该邮件于2013年5月30日已交付邮政部门上门揽收的工作人员,故可以视作原告于2013年5月30日向两被告提出付款要求,据证人陈述两人均在此后多次查询邮件的送达情况,显示为2013年6月1日阮志珍本人签收,故本院认定原告向被告发出的催款邮件已于2013年6月1日送达给被告,从该日起诉讼时效中断,并重新开始计算。虽周某某对夏某某5月29日何时到所的陈述与夏某某本人陈述并不一致,但考虑到邮件交付时间距离至今已近三年之久,且该节事实也并非与本案事实存在直接关联,证人之间存在模糊记忆导致有所偏差,属可以理解的范畴,并不能直接否定原告委托律师发出律师函的事实。第五,证人夏某某、周某某均为执业律师,应具有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故两人证人证言的可信度较高。综上,本院对于上述证据及证人证言的效力均予以确认;

2.原告提交的阮志珍的居住证,可以证明阮志珍的居住情况,本院亦予以确认;

3.被告提交的松江区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合法的民间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原、被告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由双方签订的《借款协议》为凭,原告提供的电子回单亦可以证明原告将全部借款交付给被告的事实,故原、被告之间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依法成立。被告抗辩称其已于借款当日将50万元钱款返还给原告指定的账户内,但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上海律师事务所

关于原告主张的借款是否已过诉讼时效,本院认为,《借款协议》上曾约定,阮志珍为连带责任担保人,保证期限为合同签订之日起至偿还全部本金和利息及相关费用为止,故阮志珍的保证期间为主债务期限届满之日起二年内。2013年5月30日原告已委托律师按照《借款协议》上载明的阮志珍住址向阮志明、阮志珍发出了律师函,该行为视为原告向阮志明、阮志珍提出了付款要求,从阮志珍收到律师函起,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并开始计算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此外,即便是原告仅向担保人阮志珍发出催款律师函,根据法律规定,对于连带债务人中的一人发生诉讼时效中断效力的事由,应当认定对其他连带债务人也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故该催款行为对阮志明的主债务同样造成了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原告于2015年5月27日向福建省周宁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行为在诉讼时效期间内,本案民间借贷纠纷因原告提起诉讼再次造成诉讼时效的中断。根据上述事实,原告现向本院提起民间借贷纠纷,未过诉讼时效。

原告已提供了借款,被告理应归还借款并支付利息。鉴于担保人阮志珍已于2017年2月14日代阮志明归还了25万元本金,现原告要求被告阮志明归还25万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利息的计算方式,根据《借款协议》的约定,本案借款期间为2012年8月1日至2013年2月1日,月利率为3%,由于双方约定的借款利率过高,现原告自愿调整为月利率2%,本院亦予以准许。原告现主张要求被告支付以50万元为基数,自2012年8月3日起至2017年2月14日止,以25万元为基数,自2017年2月15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均按照年利率24%的标准计算利息,未超过法律规定的范围,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本院对原告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十七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七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阮志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张丽云借款本金25万元;

二、被告阮志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张丽云以50万元为基数,自2012年8月3日起至2017年2月14日止,以25万元为基数,自2017年2月15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均按照年利率24%的标准计算的利息。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上海律师事务所

案件受理费8,800元(原告张丽云已预交),由被告阮志明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乔财权

审判员 王建军

人民陪审员 童笑钦

二〇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顾艺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