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员工泡病假,高院:构成旷工!快来学习公司怎么做的...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法律咨询解答:员工泡病假,高院:构成旷工!快来学习公司怎么做的...|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文章,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2008年8月张小丫入职北京某公司,劳动合同约定,乙方(张小丫)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甲方(公司)有权解除劳动合同并不支付经济补偿金。


《员工违纪处理规定》载明“严重违反企业劳动纪律及规章制度的(包括连续三天旷工或一年内累计旷工六天)的,解除劳动合同”;《员工考勤管理规定》也载明“请病假人员不能提供假条,或开具假病假条及有意隐瞒实情而不上班的,其离岗天数按旷工计算;连续三天旷工或一年内累计旷工六天的,解除劳动合同。”


2017年1月5日、13日、20月以及同年2月3日,张小丫先后向公司提交了北京某医院病假诊断证明书(开具人为郭大夫),上述假条载明的病假时间分别为8天、8天、13天、13天。


对此假条的真实性,公司曾前往医院进行过多次核实,医院以及郭大夫也就公司的核实分别做出过如下说明:


1.医院2月9日说明“张小丫就诊于我院中医骨外科郭大夫,诊断慢性胃炎,通过针灸治疗。郭大夫分别于1月5日、1月13日、1月20日开具的假条均为3天,特此说明。”


2.医院2月13日说明“张小丫就诊于我院中医骨外科郭大夫,诊断慢性胃炎,通过针灸治疗。郭大夫分别于2月3日开具的假条为3天,特此说明。”


3.郭大夫2月15日说明“15日患者张小丫在我科就诊,因病情需要休假8天,但由于医院规定超过3天不予盖章,所以我为了方便修改,开具3天,我告诉张小丫,盖章后把假条拿给我,我无视院方规定,为了避免医院发现,才盖章后修改,与张小丫无关。以上四张假条同上一样。”(院方盖章确认属实)。


4.医院3月22日说明“2017年2月15日,公司来我院调查其员工张小丫的病假条涂改事宜。我院郭医生是为张小丫开具病假条的医生,参与了调查。郭医生在调查中写了书面说明,承认其本人在为张小丫开具病假条时,违反我院规定,在病假条盖章后又进行了修改,与患者张小丫无关。”


5.郭大夫3月23日说明“本人郭大夫,2017年2月15日,本人在北京丰台医院作出书面情况说明,证明患者张小丫在2017年1月期间所开具了四张病假条,每张病假条在经医院盖章后,都由本人进行了改动,与患者张小丫无关。”


对上述说明,公司表示即使张小丫没有直接实施变造假条的行为,但其明知是通过违反医院审批规定,采用先盖章后修改而取得的变造假条的情况下,仍向公司提交,以骗取病休的做法已经严重违反了公司管理制度,并构成旷工。对此,张小丫表示自己没有直接实施变造假条,且向公司提交时,没有意识到医务人员的行为不妥以及对自己的影响,主观上没有骗取休假的恶意。

公司对医院乱开假条问题向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也进行了投诉。


2017年3月7日北京市丰台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向公司作出《关于贵司反映北京某医院乱开假条问题的答复》,认定医院存在违规行为。


2017年2月24日,公司召开行政办公会,认定张小丫提交变造的病假条,构成连续旷工超过3天,决定与张小丫解除劳动关系并通知工会。


2017年2月27日公司工会作出《关于张小丫旷工违纪处理意见的批复》,同意与张小丫解除劳动合同。同日,公司出具《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并向张小丫当面送达,张小丫拒收。后公司又采用邮寄的方式向张小丫送达,仍被拒收。上海律师事务所


2017年3月29日,公司在北京晨报上发布与张小丫2月27日解除劳动合同的公告。


张小丫向北京市西城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2017年3月的工资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2017年7月18日,仲裁委裁决公司支付张小丫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2738.72元。


公司不服仲裁裁决,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明知假条系变造还交给公司骗取病休,不诚信,构成旷工,公司解雇不用赔钱!


一审法院认为,用人单位、劳动者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及合同约定,忠实、守信、全面的履行各自义务。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有权解除劳动合同。


本案中,张小丫怂恿医疗机构相关人员多开病休期限,盖章后将假条交予他人修改,并在明知变造的情况下仍向公司提交以骗取病休的行为,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构成旷工超过3天,情节严重。公司以此为由与张小丫解除劳动合同,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且程序合法,属合法解除,不负有支付赔偿金的义务。


据此,法院对公司要求不支付张小丫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予以支持。张小丫关于自己并未直接实施变造行为,且因主观认知不够、不具恶意的抗辩意见,没有依据,亦不具免除其承担法律后果的效力,法院不予采信。


据此,一审法院于2017年10月判决:公司不支付张小丫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72738.72元。


张小丫不服,向北京二中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无真实医嘱病假条的情况下休病假,客观上构成旷工,解雇合法!


北京二中院经审理认为,诚实信用原则是公民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本案中,张小丫在客观上确实存在向用人单位提交变造后的病假条的行为,其在无真实医嘱病假条的情况下休病假未向用人单位提供劳动,亦在客观上构成旷工行为,在此情形下,公司经报工会程序后与张小丫解除劳动关系,并未违法相关法律规定。


一审法院判决公司无需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正确合理。综上,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申请再审:修改假条天数可以避免反复请假,是合理的


张小丫不服,向北京高院申请再审,认为考虑到其病情严重需持续治疗,以及反复请假不便利性,郭大夫开具了时间较长的病休时间,合情合理。且假条是否生效与旷工不能形成直接因果关系。

高院裁定: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有权解除劳动合同


北京高院经审查认为,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有权解除劳动合同。


本案中,张小丫客观上确实存在向用人单位提交变造后的病假条行为,其在无真实医嘱病假条的情况下,休病假未向用人单位提供劳动,亦在客观上构成旷工行为。


在此情形下,公司报工会按相关程序,依法解除与小丫的劳动关系,并无不当。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清楚,根据在案证据证明,依法判决公司无需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正确,有事实、法律依据。


综上,高院裁定驳回张小丫的再审申请。


案号:(2018)京民申3049号


【实务点评】


关于员工泡病假问题,一直是人力资源管理中的一个难点问题,本案中公司的几个做法可供HR参考,下面划重点啦,注意看:


1、在规章制度中对提供虚假病假条做出相关规定。本案中公司《员工考勤管理规定》也载明“请病假人员不能提供假条,或开具假病假条及有意隐瞒实情而不上班的,其离岗天数按旷工计算;连续三天旷工或一年内累计旷工六天的,解除劳动合同。”


2、在发现员工提供的病假条有疑问时,前往医院进行调查核实。本案中公司派出人员曾前往医院进行多次核实,成功取得了大夫修改病假条的证据。


3、对医院违规行为进行投诉举报,获取医疗主管部门的处理意见。本案中公司向北京市丰台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投诉,取得了卫计委做出的《关于贵司反映北京某医院乱开假条问题的答复》。上海律师事务所


4、解除合同事先不忘通知工会。《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应当事先将理由通知工会。用人单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会有权要求用人单位纠正。用人单位应当研究工会的意见,并将处理结果书面通知工会。本案中公司也注意到了这个通知程序,按照法律规定通知了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