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法律咨询解答:明星跨界做潮牌,商标问题律师如何建议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法律咨询解答:明星跨界做潮牌,商标问题律师如何建议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文章,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明星跨界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歌手演戏、演员唱歌这些几乎是所有明星都在做的事,做投资、开饭店、做生意这些也很普遍,相比较而言,做潮牌服装可以算的上是明星里比较小众的跨界了吧。


做服装的李晨和潘玮柏就火了一把,原因是其创立的潮牌NPC所拥有的商标MLGB“存在含义消极、格调不高的情形”,被判无效。有律师认为,印有该商标的衣物最好销毁或停售。


业内人士认为,此案例的裁判规则对于法官处理类似案件,对审查员审查类似情况,有先例作用。而已经存在的类SB、NB等商标,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注销,多为其他权利人提出异议无效评审。


上海俊客公司2010年12月15日申请注册“MLGB”商标,2011年12月28日核准注册,核定使用在第25类服装、婚纱、鞋、帽、袜、领带、围巾、皮带(服饰用)、运动衫、婴儿全套衣商品上。后第三人姚某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起注册商标无效宣告申请。主要理由是,争议商标容易让人想到不文明用语,作为商标使用在服装、帽子等商品上,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具有不良影响。




01.

 MLGB商标被判无效


2019年2月3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一纸判决书显示,上海俊客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俊客”)目前所拥有的商标MLGB“本身存在含义消极、格调不高的情形”,相关商标理应被宣告无效。


值得注意的是,该审判结果为二审结果,亦为终审结果。此前,一审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争议商标容易让人想到不文明用语,作为商标使用在服装、帽子等商品上,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具有不良影响。上海俊客不服原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上海俊客为知名主持人李晨和歌手潘玮柏创立的潮牌“NPC”所属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李晨持有该公司60%的股份,并出任监事一职。MLGB为NPC旗下所拥有的商标之一,在2010年12月15日被申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在第25类服装、婚纱、鞋、帽、袜、领带、围巾、皮带(服饰用)、运动衫、婴儿全套衣商品上,于2011年12月被核准注册。有效期至2021年12月27日。


对于本案件,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MLGB”是否为低俗用语。


上海俊客认为“MLGB”商标是‘My Life’s Getting Better’的缩写,并提交了业绩情况、税金缴纳情况、淘宝商标保护维权情况、市场宣传时对于“My Life’s Getting Better”的使用情况等信息来证明其是一个有良好销售情况和市场认知、接受度的品牌。


此外,上海俊客还举出BYD、SB、NND、NMD、CD、CNM、MLB、NMB、NB、TMD、TNND、MD、MB、NMD申请及已注册信息,用于证明在国内外及相关行业均有大量与本案争议商标的类似注册商标正在使用,其中不乏知名商标、驰名商标。


而北京高院二审判决认为,在网络环境下已经存在特定群体对“MLGB”指代为具有不良影响含义的情形下,为了积极净化网络环境、引导青年一代树立积极向上的主流文化和价值观,制止以擦边球方式迎合“三俗”行为,发挥司法对主流文化意识传承和价值观引导的职责作用,应认定争议商标本身存在含义消极、格调不高的情形。


北京高院还认为,上海俊客在申请争议商标的同时,还申请了“caonima”等商标,故其以媚俗的方式迎合不良文化倾向的意图比较明显,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存在对争议商标进行低俗、恶俗商业宣传的情形。


对此判决,舆论亦有争议。原审第三人提交的网页材料显示,很多网友表示,“没想到MLGB居然是个牌子”、“MLGB是什么牌子?”、“MLGB,原来是个牌子”等,用于证明“MLGB”作为商标印制在衣帽上,不能为社会公众所接受,造成不良影响。


但也有少数意见表示,“MLGB”指代某不文明用语的形成时间不长、且局限在网络环境,尚不能构成该不文明用语的固定含义。汉语中并没有以汉语拼音首字母理解英文组合含义的习惯,用“MLGB”指代该不文明用语是由于不正当的联想产生了危害社会道德风尚的含义,不能认为“MLGB”标志本身就具有了危害道德风尚的含义,否则会不适当的限制语言文字或者拼音字母的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