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法律咨询:时英永与潘毅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时英永与潘毅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沪0113民初2184号

原告:时英永,男,1978年2月8日出生,汉族,户籍地安徽省。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潘毅,男,1989年4月8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宝山区。

法定代理人:赵萍(系被告之母),退休,住上海市宝山区锦秋路699弄锦秋花园七区1109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第三人:孙静,男,1987年6月28日出生,汉族,户籍地安徽省凤阳县小溪河镇韩赵村木工厂队17号,现住上海市普陀区武威东路XXX弄XXX号XXX室。

原告时英永与被告潘毅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月1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审理中,本院根据案件情况依法追加孙静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原告时英永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潘毅的法定代理人赵萍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孙静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被告归还借款人民币(以下币种同)430,000元。2、要求被告支付借款利息及借款逾期利息(自2012年7月7日至还款之日止,以43万元为本金,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计算)。3、要求被告支付违约金(自2012年10月2日至还款之日止,以43万元为本金,按日万分之三计算)。4、原告律师费3万元由被告承担。5、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原告通过亲戚孙静认识被告,原被告系朋友。2012年7月7日,被告以投资为由向原告借款3万元,在原告祁华路XXX号的办公室内,在场人有孙静和原被告三人,原告交付被告现金3万元,被告出具借据收据,3万元是原告自有资金,约定借期一个月,到期后被告未归还。2012年7月中旬,被告以投资为由向原告借款7万元,地点同上,在场人有原被告二人,原告交付被告现金7万元,被告出具借据收据,约定借期一个月或两个月,到期后被告未归还,7万元是原告自有资金,原告经营投资管理咨询公司,任法人。2012年8月8日之前被告陆续向原告借款4、5次,共计借款22万元,都是在上述地点给付被告现金的,被告每次出具借据收据,约定借期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到期后未归还。这4、5次借款具体金额和具体时间记不清了。2012年8月初在上述地址被告写了大借条共计32万元,包括2012年8月8日之前所有借条,不包括2012年8月8日当天的6万元借款,小借条由原告当着被告的面撕毁。2012年8月8日,被告以要还他人钱为由向原告借款6万元,在同样的地点原告现金交付被告6万元,在场的有原被告,被告出具借据收据,约定2012年10月8日到期,到期未归还,6万元是原告自有资金,借条上写的是10万元,实际借款6万元,4万元是利息。2012年10月8日,被告称急用向原告借款5万元,在同样的地点原告现金交付被告5万元,被告出具借据收据,借期一个月,到期未归还,5万元是原告自有资金。上述借款共计43万元,原告催讨后被告仍未归还,故诉讼来院。

被告辩称,对2012年7月7日的借款经过不认可,被告没有向原告借3万元,没有出具过借据收据,没借钱也不存在还钱。对2012年7月中旬借款经过不认可,被告没有向原告借7万元,被告没有出具过借据收据,没借钱也不存在还钱。对2012年8月8日之前借款4、5次合计22万元的借款经过不认可,没有出具过借据收据,没借钱也不存在还钱。对2012年8月8日借款经过不认可,被告没有向原告借6万元,没有出具过借据收据,没借钱也不存在还钱。对2012年10月8日借款经过不认可,被告没有向原告借5万元,被告在原告威逼下出具借据收据,金额为5万元,没借钱也不存在还钱。2012年8月初被告向原告出具大借条,是原告威逼被告出具的,不存在撕毁小借条的事情。被告不欠原告借款。

原告称,被告向原告借款属实,原告也现金支付了款项给被告。关于5万元的借款,原告没有威逼被告出具借据收据。关于32万元大借条,也不存在原告威逼被告的情况。根据案件接报回执单复印件及询问笔录复印件,被告对向原告借款的事实和金额是认可的。

被告辩称,被告没有拿过原告的钱。被告是二级智力重残人员,从小有病,2014年3月20日取得了残疾人证,说明其是XXX残疾。原告曾以同样的案由起诉被告,金额是57万元,后来原告撤诉,此次又起诉金额为43万元。被告不认可询问笔录,做笔录时公安不允许监护人在场,被告说过出具过50万元的借条。

原告称,2014年7月底起诉的标的为57万元,其中有一张10万元的借条全部是利息,因此本次起诉时没有计算,另一笔2012年8月8日10万元借条中4万元为利息,没有计算,因此本次起诉金额为43万元。

第三人孙静未作答辩。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对于当事人双方没有争议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被告向原告出具的32万元借据的主要内容为,今有借款人潘毅向出借人时英永借款人民币32万元整定于2012年10月1日之前归还,利息按银行同期利率的四倍计算。借款日期:2012年7月7日,还款日期:2012年10月1日。借款人逾还款,除应向出借人归还本金外还应支付:1、逾期利息:按月计算,不足一个月按一个月计算,利息银行同期借款利率的四倍计算;2、违约金,按天计算,每天按借款金额的万分点三计算;3、出借人在催讨本金期间实际发生的劳务费及差旅费、评估费、拍卖等相关费用均由借款人承担。收据主要内容为,借款人潘毅今收到人民币32万元整。

被告向原告出具的10万元借据的主要内容为,今有借款人潘毅向出借人时英永借款人民币10万元整定于2012年10月8日之前归还,利息按银行同期利率的四倍计算。借款日期:2012年8月8日,还款日期:2012年10月8日。借款人逾还款,除应向出借人归还本金外还应支付:1、逾期利息:按月计算,不足一个月按一个月计算,利息银行同期借款利率的四倍计算;2、违约金,按天计算,每天按借款金额的万分之点三计算;3、出借人在催讨本金期间实际发生的劳务费及差旅费、评估费、拍卖等相关费用均由借款人承担。收据主要内容为,借款人潘毅今收到人民币10万元整。

被告向原告出具的5万元借据的主要内容为,今有借款人潘毅向出借人时英永借款人民币5万元整定于2012年11月8日之前归还,利息按银行同期利率的四倍计算。借款日期:2012年10月8日,还款日期:2012年11月8日。借款人逾还款,除应向出借人归还本金外还应支付:1、逾期利息:按月计算,不足一个月按一个月计算,利息银行同期借款利率的四倍计算;2、违约金,按天计算,每天按借款金额的万分之点三计算;3、出借人在催讨本金期间实际发生的劳务费及差旅费、评估费、拍卖等相关费用均由借款人承担。收据主要内容为,借款人潘毅今收到人民币5万元整。

原告为诉讼聘请律师,支付律师费30,000元。

2014年7月24日原告向本院起诉,要求被告归还借款57万元(2012年7月7日借据金额32万元,2012年7月31日借据金额10万元,2012年8月8日借据金额10万元,2012年10月8日借据金额5万元)并支付利息;2015年5月原告向本院申请撤回对被告的起诉;本院于2015年5月13日作出(2014)宝民一(民)初字第8923号民事裁定书,准许原告时英永撤回起诉。

2014年3月20日经上海市残疾人联合会批准被告被认定为贰级XXX残疾,监护人为赵萍,被告取得残疾人证。

2012年11月19日潘毅向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刑侦支队九队报警,报警事由:其他诈骗类案件。2012年11月23日,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出具立案决定书,决定对潘毅被诈骗案立案侦查。2013年6月7日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出具撤销案件决定书,因没有犯罪事实,决定撤销此案。

上述事实,有借据和收据、聘请律师合同及代理费发票、民事起诉状及借据收据复印件、民事撤诉申请书复印件、民事裁定书复印件、残疾人证、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执单、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立案决定书及撤销案件决定书、原告及被告的陈述等为证,经庭审审核属实。

审理中,被告申请本院向公安机关调取孙静及时英永的警方询问笔录/讯问笔录。

为查明事实,本院向公安机关调取了孙静、时英永、潘毅等的询问/讯问笔录。

时英永于2012年11月21日警方询问笔录中陈述:“……我是2012年7月,通过我表小舅子孙静介绍认识的。……(你把潘毅向你借钱的事情讲清楚?)2012年7月7日,孙静带了一个他的上海朋友潘毅过来向我借钱要周转一下,孙静说和他是四、五年的朋友了,我看在孙静的面子上借了3万元给潘毅。钱是7月7日,我在祁华路XXX号我公司办公室给的潘毅3万元钱,潘毅也写了3万元的借条,当时孙静、我公司的员工马某某在场见证。过了四五天,潘毅又向我借了7万元,钱也在祁华路我办公室给的,孙静当时在场的,其他人我记不清了,潘毅说借钱是为了做点小生意。我把先前3万元的借条还给了潘毅,潘毅又重新写了一张10万元的借条给我。(你为什么要借钱给潘毅?)……我借钱给潘毅是冲着孙静才借出去的……(继续谈下去?)又过了半个月左右,孙静和潘毅又来找我借钱,潘毅说他因欠别人的钱……我第二天借给潘毅3万元。后来潘毅又向我借了四、五次钱,说是做生意用的,具体情况我也记不清楚了……(潘毅一共向你借了多少钱?)38万元本金,利息14万元,一共52万元。(你把提供给公安机关的三张借据详细说明清楚)现在潘毅写给我的借据一共是三张,其中2012年7月7日的一张32万元的一张是本金,是多张小的借条重新写后形成的,原来的小借条我都还给潘毅了,日期写到了第一次借款的2012年7月7日。2012年7月31日的一张10万元借据是利息。2012年8月8日的这张10万元的借据,其中6万元是本金,4万元是利息。(潘毅向你借的钱用到哪里去了?)……后来潘毅告诉我向我借的钱大部分又借给孙静了,潘毅并告诉我孙静把钱借去后赌博输了……(你问过孙静,他向潘毅借钱的事情和赌博输钱的事情吗?)……孙静说从潘毅那里借了30-40万元左右,潘毅说他借给了孙静60-70万元,孙静说他赌博输的钱和借别人高利贷一共有50万元左右。……(你借钱给潘毅时,你感觉潘毅的智商如何?)开始我没有和潘毅说过几句话,不清楚他智商如何,后来他借了好多钱,行为有些不太符合常理,我生气时说过潘毅,说他脑子有问题。……(潘毅从你那里借钱后,孙静给过你钱吗?)……孙静从来没有给过我一分钱。……”

时英永于2012年12月3日警方询问笔录中陈述:“……(潘毅欠你多少钱?)本金是38万元,利息14万元。(38万元本金都是你的吗?)……10万元是马某某的。(马某某的钱怎么回事?)是因为潘毅向我借钱时,我一时没有钱了,就叫马某某出10万元借给潘毅,借钱时是以我的名义借给潘毅的。……(你借给潘毅的28万元,都是你自己的吗?)大部分是我的,其中10多万元我是向一个朋友黄成借的,到现在我还欠黄成的钱,大概有13万左右。……”

案外人马某某于2012年12月22日警方询问笔录中陈述:“……我是通过孙静认识潘毅的……2012年7月份的一天,我老板时英永叫我把3万元人民币送给潘毅,说是潘毅借的。后来我听到潘毅又向时英永借过几次钱,我就也投资了10万元现金,以时英永的名义借给了潘毅……(潘毅写给你的欠条呢?)先后有多张小数额的借条,最后形成三张借据,32万元一张、10万元二张,共欠我和时英永52万元,其中本金共有38万元,利息14万元,38万元本金中28万元是时英永出的,10万元是我出的……(你对潘毅的智力有何认识?)我有时觉得潘毅像小孩子,头脑简单。……”

第三人孙静于2013年1月10日警方询问/讯问笔录中陈述:“……后来我自己缺钱用了……我没有办法了,就通过马某某向我表姐夫时英永借钱。我对马某某说介绍个上海人叫潘毅的向他借3万元钱,当时马某某就同意了,钱是后来马某某送到潘毅家里的,潘毅写了一张3万元的欠条给马某某,扣除1个月4,500元的利息,潘毅到手2.55万元,当天我又写了一张3万元的借条给了潘毅,并给了潘毅2,000元报酬。没有过几天,我和潘毅都缺钱用了,我和潘毅商量好后以潘毅名义又向马某某借了3万元,实际到手2.55万元,我和潘毅平分了这笔钱,这次是潘毅写欠条给马某某,我没有写欠条给潘毅……这笔钱是我和潘毅一人还一半的。第三次与第二次同样,我和潘毅又缺钱了,我们以潘毅的名义向马某某借了3万元钱,这次我也没有写欠条。过了几天,潘毅来找我说他没有钱用了,并问我是不是再能向马某某借钱,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向我表姐夫时英永借了9万元钱了,我怕我姐夫知道不好,我告诉他不能借了……过了几天潘毅他没有钱用了,他自己去找马某某借了4、5万元钱,潘毅给了我1.5万给我用……(你为什么不直接向你表姐夫时英永借钱?)我肯定借不到的,时英永肯定要问我借钱干什么用,我说不出正当理由他不会借给我的。时英永是老板,马某某是员工,他负责具体借钱的事情,所以我找马某某借钱是一样的。(你们向时英永借钱时,时英永知道是你借钱吗?)他不知道的,他只知道是潘毅借的,如果他知道我要借钱他是不会借的。……”

潘毅于2012年11月19日警方询问笔录中陈述:“……到了今年的七月九日孙静联系好他姐夫,当晚他姐夫时英永就托一个叫马某某的人把人民币四万元现金送到锦秋花园的东门口,将钱交到我手上,我将钱放在我的包内……借条是在红都夜总会里面写的,上面借款金额写的是人民币五万元,我签字摁印。……一万元是利息……当晚我们消费了五千元左右,另外的三万五千元我都给了孙静。(为什么要把钱给孙静?)孙静说没钱了先给他,以后会还的。过了十天左右,孙静拿了人民币四万八千元现金给我,我就打电话联系他姐夫时英永准备还钱……时英永只收我四万五千元就可以了……我写的借条当时就被时英永销毁了。从这以后,我和孙静在一起吃喝玩乐,过一段时间就去时英永那里借钱,利息是百分之二十,在八、九这两个月间,我先后向时英永借款,少的有一万元左右,多的有四、五万元左右,共向时英永借了七、八次……总共我借了人民币四十万元现金,打的借条是人民币五十万元给时英永。(你为什么要反复向时英永借钱呢?)是孙静跟我说让我向时英永借的,当时是孙静为了应急或者还钱用。(向时英永借的四十万现金中你究竟拿到多少?)我自己拿到的现金大约在人民币三万五千元左右……(你对自己的智力有什么认识?)我的智力比正常人低一点,正常人一百,我是六十。……”

审理中,被告方提交了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于2012年10月25日出具的韦氏智力测验结果报告复印件(被试测验,测得其智商为64,提示被试目前智力存在轻度缺损)、韦氏记忆测验结果报告复印件(被试测验,测得其记忆商数为34,提示被试目前记忆力存在重度缺损)、社会功能缺陷筛选表SDSS测评结果报告复印件(结论意见四级轻度)、诊断意见书复印件(诊断精神发育迟滞)及病史纪录复印件,北京地区医疗机构门急诊病例手册复印件,上海第二医科大学附属新华儿童医院门诊记录复印件,并出示了潘毅的残疾证,以证明潘毅在智力上有障碍,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审理中,被告向本院提出对潘毅的民事行为能力进行鉴定的申请。

本院于2017年3月10日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对被告民事行为能力予以鉴定,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于2017年4月11日退卷,写明“本中心发现贵单位曾委托本中心对鉴定人就其它案件进行鉴定(司鉴中心[2013]精鉴字第639号),经鉴定,难以评定被鉴定人的民事行为能力,从而终止鉴定。联系被鉴定人家属后,告知其本中心需先对鉴定人进行检查后才能明确是否能完成本次鉴定,但家属表示如不能完成鉴定,则不愿来本中心鉴定,根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十五条第七款,不予受理,予以退卷”。

本院于2017年5月3日委托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对被告民事行为能力予以鉴定,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于2017年5月5日予以退卷,写明“现因潘毅在本案中的行为经过及既往精神状况均难以明确,鉴定要求超出本机构技术条件和鉴定能力。……我鉴定中心决定不予受理此次鉴定。”

本院于2017年5月26日委托上海枫林司法鉴定有限公司对被告民事行为能力予以鉴定,上海枫林司法鉴定有限公司于2017年6月16日退卷,写明“根据目前提供的鉴定材料,无法判断潘毅在上述时间段内的民事行为能力,故决定不予受理此案。”

审理中,被告称原告的起诉已过二年诉讼时效期间,原告的民事权利不受保护,要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请请求。

原告表示,原告于2014年7月24日首次就该民间借贷纠纷向宝山法院起诉,后于2015年5月13日申请撤诉,法院作出准予撤诉的裁定。原告于2016年7月1日就该民事纠纷向宝山法院重新起诉。当事人一方向人民法院提交起诉状或者口头起诉的,诉讼时效从提交起诉状或者口头起诉之日起中断。本案中,诉讼时效期间从2014年7月24日原告首次提起诉讼之日诉讼时效中断,诉讼时效重新计算,原告于2016年7月1日重新起诉,在二年的诉讼时效期间。

审理中,第三人孙静表示,原告是其表姐夫,其与被告是普通朋友。2012年夏天原被告经过第三人介绍认识,被告通过第三人了解到原告是做投资公司的,被告需要用钱,第三人将被告介绍到原告公司谈,第三人也在场。在宝山区祁华路原告的永凯投资公司内,在场人有原被告、第三人及马某某(公司员工),原告借给被告现金3万元,被告出具了3万元的借条。后续借钱情况第三人不清楚,也不在场。第三人只看到过3万元的借条,其他借款次数及金额不清楚,也没有看到。第三人临时缺钱向被告分三四次共借过3万元左右,第三人已经还给被告了。第三人没有通过被告向原告借钱用于其和被告共同消费,也没有大额消费。第三人还表示,原被告之间的经济往来,其只有3万元那笔在场。第三人通过马某某向原告借钱,钱是马某某送到被告家里,是原告的钱,被告给马某某写的借条是写给原告的,当时第三人在场,第三人给被告打了3万元的借条,因为钱是第三人用的。之后第三人没有参与。

本案争议焦点之一,双方是否存在借贷关系,借款是否实际交付。原告表示,2012年7月至10月期间,被告共向原告借款43万元,原告通过现金方式将借款交给被告,被告同时出具借据和收据,系其真实意思表示,被告也认可了相应借据,因此可确认原被告之间的借贷关系成立;被告在公安机关询问笔录中,明确表示共向原告借了七、八次,总共借了四十万元现金,系法律上的自认。被告表示,被告没有拿过原告的钱,原告第一次起诉标的和此次不符;前款未还的情况下,原告继续借款给被告,不符合常理;原告所称钱款交付地点和之前笔录不符。

本院认为,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被告抗辩借贷行为尚未实际发生并能作出合理说明,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借贷金额、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查证借贷事实是否发生。本案中,1、关于借据收据及借款金额。原告在公安机关询问笔录中的陈述借款本金为38万元及三张借据收据(2012年7月7日的32万元借据收据一张;2012年7月31日的10万借据收据一张,10万元系利息;2012年8月8日的10万元借据收据一张,其中6万元是本金,4万元是利息);原告又陈述,38万元本金中,28万元是原告的(其中10多万元是向一个朋友借的),10万元是马某某的。原告在2014年7月24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诉请的借款本金为57万元及四张借据(2012年7月7日的32万元借据收据一张;2012年7月31日10万元借据收据一张;2012年8月8日10万元借据收据一张;2012年10月8日5万元借据收据一张)。原告在本案中诉请的借款本金为43万元及三张借据收据(2012年7月7日的32万元借据收据一张;2012年8月8日的10万元借据收据一张,其中6万元是本金,4万元是利息;2012年10月8日的5万元借据收据一张),原告表示借给被告的钱是原告的自有资金。上述三次陈述中,对于借款金额、款项来源、借据收据,原告的陈述前后有矛盾。且原告于2012年11月21日、2012年12月3日在公安机关陈述时未谈到有2012年10月8日5万元的借款。2、关于借款过程。原告在公安机关询问笔录中陈述为,2012年7月7日,在祁华路XXX号原告办公室内给付被告现金3万元,孙静、马某某也在场;四五天后,同样的地点,原告给付被告现金7万元,孙静也在场;半个月左右,孙静和潘毅一起找原告借钱,第二天原告借给潘毅3万元;之后又借了四五次。原告在本案中表示,2012年7月7日,在原告祁华路XXX号办公室给付被告现金3万元,孙静也在场;7月中旬,同样的地点,原告给付被告现金7万元,在场人为原被告二人;2012年8月8日之前被告陆续向原告借款4、5次,共计22万元,地点都是祁华路XXX号原告办公室给付现金。马某某在公安机关询问笔录中陈述为,2012年7月份的一天,原告让其把3万元人民币送给潘毅,后马某某也投资10万元以原告名义借给被告。第三人孙静在公安机关询问笔录中陈述为,其通过马某某向原告借钱,3万元是马某某送到被告家里的,被告写了3万元的欠条,扣除利息,被告到手2.55万元;几天后其和潘毅又以潘毅的名义向马某某借款3万元,实际到手2.55万元;第三次其与被告以被告的名义向马某某借了3万元,后被告自己去找马某某借了4-5万元。第三人孙静在本案中陈述为,2012年夏天在原告祁华路办公室内,原告给付现金3万元给被告,被告出具了借条,马某某也在场。后续借款情况其不清楚,也不在场。上述原告的前后陈述、第三人的前后陈述、马某某的陈述,关于交付的时间、地点、在场人、金额等前后矛盾、相互矛盾,无法一一印证。且,原告与第三人系亲戚,马某某又系原告公司的员工,第三人经本院追加后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3、关于潘毅在公安机关询问笔录中的陈述,潘毅陈述2012年7月9日马某某在被告小区门口交给他现金4万元,潘毅在夜总会出具了5万元的借条;后潘毅向原告借了七八次,共计借款40万元现金,打的借条是50万元。被告陈述的借款金额与借款过程与原告、第三人及马某某的陈述均不一致。且潘毅的法定代理人赵萍表示,当时其作为监护人不在旁边,对该询问笔录有异议。综上,本案中原告仅提供了三张格式化的借据收据,而对借款的金额、借款的过程、款项的来源、款项交付的方式和地点等的陈述前后存在矛盾,甚至对被告向其出具了几张借据收据的说法前后都不一致,且与第三人、案外人马某某、被某某的陈述无法一一印证,故对原告的主张本院难以采信。

本案争议焦点之二,被告借款时是否具有民事行为能力。对此本院曾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上海枫林司法鉴定有限公司进行司法鉴定,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不予受理,予以退卷,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要求超出本机构技术条件或者鉴定能力的,司法鉴定机构不得受理”,决定不予受理此次鉴定,上海枫林司法鉴定有限公司根据目前提供的鉴定材料,无法判断潘毅在上述期间段内的民事行为能力,故决定不予受理此案。被告提交了潘毅的残疾证及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等的相关报告和病史纪录,但上述材料不是被告民事行为能力的鉴定,也无法直接证明被告借款时是否有民事行为能力。本院认为,现有证据无法确认被告在借款时是否存在民事行为能力。

本案争议焦点之三,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原告曾于2014年7月24日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向本院起诉被告,于2015年5月13日向本院申请撤诉,本院作出了准予原告撤回起诉的裁定。原告于2016年7月1日向本院重新起诉被告。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当事人一方向人民法院提交起诉状或者口头起诉的,诉讼时效从提交起诉状或者口头起诉之日起中断。原告于2014年7月24日向法院起诉,应视为诉讼时效中断。现原告于2016年7月1日向本院起诉,并未超过二年诉讼时效期间。

综上所述,经严格审查本案的证据材料,结合原、被告及第三人的陈述内容,本院认为,原告方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已履行向被告交付430,000元借款的行为,原告的诉称本院难以采信,其诉请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时英永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人民币4,380元,由原告时英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王建清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曹佩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