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最高人民法院原院长肖扬今晨去世!律师观点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法律咨询解答:(讣告)最高人民法院原院长肖扬今晨去世!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文章,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个人履历1957年至1962年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学习[1]。

1962年1月至8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法干校教师。

1962年至1969年广东省曲江县公安局干部。

1969年至1975年广东省曲江县委宣传部干事,县委办公室干事、副主任。

1975年至1981年广东省曲江县龙归公社党委书记,县委常委兼办公室主任。

1981年至1983年广东省韶关市武江区党委书记,清远地委副书记。

1983年至1986年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党组副书记。

1986年至1990年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党组书记。

1990年至1992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党组成员、检察委员会委员。

1992年至1993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党组副书记、检察委员会委员。

1993年至1998年司法部部长、党组书记。

1998年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审判委员会委员。2003年至2008年,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语录



1、“无知者不能当法官,无能者不能当法官,无德者同样不能当法官。”

2、“迟到的公正也是一种不公正。”

3、“各级法院要以‘刮骨疗毒’的勇气,‘壮士断臂’的气概,坚决彻底地清除法官队伍中的害群之马。”

40年,于历史,不过白驹过隙;于肖扬,却千帆阅尽。


这位新中国的第八位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选择在家乡广东团发表令人动容的“告别演说”那一年,正好70岁。此后,他的人生归于静朴,基本淡出人们的视线。那是他最后一次参加“两高”审议报告,媒体抓拍了一张“仰天长笑”的照片,被赞赏“非常人性化地展示了共和国首席大法官的喜怒哀乐”,如明信片般定格在记忆里。也就是这一年,贴着“改革是一场真正的革命,既然是革命就难免有一定风险”标签的肖扬,与他的名字一起,留给了历史。


40年间,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沧桑巨变,肖扬也走过了自己人生中的风雨历程。他曾用“上下一条线,走了一个圈”来形容自己的经历。意思是从最基层的公社、县、地(市)、省直到中央,每一个阶梯都历经过,公安、检察、司法、法院这个政法圈,他绕行了一周。这种丰富的阅历在中国法律界并不多见。


从广东省检察长到共和国司法部长再到最高法院院长,从主导创立第一家举报中心、第一家反贪局;建议中央选定“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制国家”作为法制讲座的题目,推动依法治国方略的确立;到提出“公正与效率”,推动死刑核准权收回,推进法官职业化建设……在工作过的每一个岗位,他都像一位永不停歇的求索者,留下了可以载入中国法治史的足迹。肖扬,这位政法界著名改革者的名字,将永远被共和国铭记!


有人曾问,转战政法各部门,肖扬都是以“壮士断腕”的气魄推动改革,给中国带来了什么?一位法律学者直言,肖扬带给中国司法的价值以及伴随的争议,必将交由历史去检验。“但是,作为法律人,我们感谢他。假以时日,五年、十年后,中国人都会感谢他。”


随着时间的推移,今天就是“十年后”那个历史节点。站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坐标上回望,那个亲历、见证、参与并推动了改革开放40年法治进程的肖扬近况如何呢?12月9日,记者来到了年已80岁的肖老的家中。


上午9点20分,由于提前十分钟到达,我留意了一下四周。客厅布置得朴实无华,摆满书籍的柜子里醒目地放着肖扬和夫人的合影,沙发前的地毯有些陈旧,印刻着年轮。


9点30分,听到老人走下楼梯的脚步声,我立即迎上前去,伸手握住老人温暖有力的手,肖老看起来略显消瘦,但精神矍铄。老人竟然能够准确地说出我们上一次见面的时间是2014年,一旁的女儿也惊叹着父亲的记忆力。肖扬特别提到几位熟悉的法制日报老领导的名字,问了他们的近况;还回忆起他当部长时创刊的《中国律师报》,也就是后来被更名为《百姓信报》的前身。


从报纸聊到司法部,言谈话语间,肖扬与改革开放同行的法治人生慢慢地呈现在我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