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视觉中国无敌法务部:一年创收5.84亿元,每天打16起官司,却遭央视严惩,成全民公敌?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法律咨询解答:视觉中国无敌法务部:一年创收5.84亿元,每天打16起官司,却遭央视严惩,成全民公敌?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文章,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世界第一张黑洞照片,把视觉中国卷了进去。


4月10日晚,人类首张黑洞照片发布,引发广泛关注。但很快有网友发现,这张黑洞照片在视觉中国出现,对此,视觉中国称,此图由欧洲南方天文台提供,仅限于编辑类用途,使用请署名欧洲南方天文台,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但视觉中国的回应并没能打消网友们的疑虑,4月11日中午,共青团中央在官方微博上公开@视觉中国,并配上在视觉中国网站中的国旗、国徽图片,发问“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随后,百度、凤凰、联想、海尔等公司纷纷在视觉中国影像官微下配图留言互动。视觉中国被推上风口浪尖。



几个小时后,视觉中国发布致歉声明,表示相关图片由视觉中国签约供稿人提供,视觉中国作为平台方负有审核不严的责任,已对不合规图片做了下线处理。


针对一系列事件,新华社也发表评论称,“打着版权保护幌子做起生意,怕是不太合理”。目前,视觉中国网站已无法打开。


01

法务部每天15.6起官司,一张图索赔2万 



视觉中国创立于2000年6月,是一家视觉影像产品和服务提供商。官网资料显示,视觉中国现拥有超过2.7亿张图片、500万部视频、30万首音乐的版权,与超过1.7万名摄影师存在合作关系,且每日新增图片量超过2万张。

 

但在维护图片版权的同时,视觉中国也引发了诸多争议,裁判文书收录网站Openlaw的数据显示,与视觉中国有关的法律诉讼,2018年全年共有2968起,2017年更是达到了5676起,也就是说,平均每天视觉中国就有15.6起官司要打。

 

在这些诉讼中,涉及到知识产权与竞争纠纷的占据了大多数,占到了66.4%,其次是侵权责任纠纷和不当得利纠纷。这其中,2017年4月,视觉中国曾将腾讯告上法庭,称其在微信企业账户及新浪官方微博中,未经许可使用了9张视觉中国拥有版权的图片,要求腾讯赔偿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共18万元。

 

对此,腾讯辩称,在其他网站上也有不同水印的涉案图片,不能证明视觉中国享有图片的著作权。但最终,法院还是判决腾讯赔偿视觉中国4万元。

 

2018年7月,微博认证为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的张颖还曾在微博上怒怼视觉中国,称其从2016年开始,开发了新系统专门搜索未经授权使用它们图片的企业,而后要求几十万的天价赔偿,并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

 


02

法务部作为创收部门



还记得“哪里有米奇头,那里就有迪士尼法务”的段子吗?视觉中国的法务团队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视觉中国的法务团队被称为“视觉中国的创收部门”。


视觉中国法务团队的盈利模式是:从摄影师手里买下照片版权,然后纳入其网站的图片库里,有其他人要使用图片,就可以付费购买,否则作为代理商,视觉中国有权对图片使用者提起诉讼、索取侵权赔偿。


2017年,视觉中国研发了一款“鹰眼”系统。“鹰眼”是一种图像互联网版权保护平台,它通过图像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做到自动全网爬虫→图像对比→授权比对→自动生成报告,从而追踪到其网站拥有版权的图片的使用情况,并提供授权管理分析、在线侵权证据保全等一系列的版权保护服务。




自从2017年“鹰眼”系统研发上线之后,视觉中国的营收就一发不可收拾。

 

2017年,视觉中国发布的年报显示,该公司“视觉内容与服务”营业收入占比超70%,约5.8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主营业务收入中,法务部的版权纠纷收入占比非常高。


年报还显示,“公司自行研发了鹰眼(图像版权网络追踪系统),能够追踪到公司拥有的图片在网络上的使用情况,更好地锁定潜在的客户并满足其需求,实现精准营销,大大降低了获客成本,实现客户数量大幅增长“。


报告期内,视觉中国通过“鹰眼”发现的潜在客户数量较去年同期有超过84%的增长;通过“鹰眼”新增年度协议客户数量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54%。


2018年三季报就更加厉害了。2018年前三季度,视觉中国核心主业“视觉内容与服务” 实现营业收入57369万元,同比增长34.48%。

 

同时,根据“无讼”的数据,2017年,视觉中国公司的法人主体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作为诉讼主体的案件就有480件,是2016年的100余件案件的4倍之多。

 

天眼查数据显示,2009年至今,视觉中国主体公司为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律诉讼有141条,其旗下两家公司汉华易美涉及法律诉讼4011条,华盖创意涉及法律诉讼8000余条,三家公司涉及纠纷案件共12000余条,其中案由绝大部分为起诉他人公司作品侵权。


这么厉害的法务团队,是不是要好好扒一下?


视觉中国副总裁张宏麟,其网上简历显示,2007年加入公司,主管版权事业部,是将”法务部门作为公司创收主体“的创收模式发扬光大的重要人物。

 



张宏麟曾对媒体介绍,视觉中国的法务团队在2010年左右为7人,2013年左右为15人左右。不知现在扩大到什么规模了。


法务团队的主要职责是寻找图片侵权的线索。


张宏麟透露,在发现维权图片上,华盖形成自己独特的技巧。华盖发现维权图片主要通过三种方式:首先,在各大展会上。其中,国内大部分展会所在北上广是华盖公司重点关注的地方,各大参展企业在展会的宣传册上的图片往往都是侵权的。


其次,按重点行业检索各大行业官网。张宏麟指出,一般而言,银行、汽车、家电行业是图片使用大户,以行业为例,银行分支机构庞杂,宣传密集,使用图谱也很多。早在四五年前,银行仅有不到两成使用正版图片,通过公司维权,目前银行几乎很少见到使用盗版图片现象。


最后,华盖维权部员工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盗版图片。上班路上、乘飞机出行途中、吃饭时都无时不在地搜寻可能存在的盗版图片。


确定相关公司盗用华盖图片后,华盖公司会跟企业先沟通,不再发律师函,最后才会起诉,但几乎八成盗版图片事件都会进入司法诉讼程序。


许多被视觉中国追究版权责任的“侵权人”用“勒索”一词形容视觉中国。也有内部人士称其为“钓鱼维权”、“放水养鱼”。


有人表示,视觉中国会先将其有版权代理权的图片发布于各个网络平台,而自媒体或各公司的小编们在搜到图片后,使用于自己的平台或文章。视觉中国法务团队便利用其“鹰眼”发现侵权行为,过了一定的时间后根据侵权公司的体量(赔偿能力)、图片文章的点击量(赔偿金额)等做相应的诉讼证据保全,”养肥“了之后再向该公司提出侵权赔偿。




在如此严密的准备和熟练的操作面前,大部分注重声誉或避免诉累的公司会与视觉中国协商,向其支付使用费用或“被动的”成为用户,这一行为属于法律上的“被动侵权”。


难免会有协商不成的情况,如果进入诉讼环节,视觉中国法务团队与全国数百名律师有合作关系,他们会委托律师来负责具体诉讼工作。


令人”敬佩“的是,视觉中国法务团队的诉讼对象没有区别。除了前面提到的,向国家级的法律期刊主张侵权,视觉中国甚至还与各地律所(比如,北京华标律师事务所)打过不少官司。其他还包括银行业、互联网行业以及制造业。


张宏麟曾对媒体说,据我们公司初步统计,有近百家律所非法使用他人版权作品,原因就是在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形式下,因使用习惯不好,忽略图片及文字版权的情况更容易发生“。




03

”过度维权“的争议



从法律的角度上来看,对图片侵权行为进行追偿并无不妥之处,很难说视觉中国走法律途径维权是恶意诉讼。与网文平台、音乐平台一样,购买了作品著作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代理权的商业平台是有许可他人使用等相应合法权利的。


但正如文章一开始提及的,法务团队是不是做得太过了?


视觉中国的道歉信中提及,对国旗国徽的图片标注版权是由于对作品提供者提供的图谱审查不严,正如其网站上的版权声明所说,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它只做形式审查,由作品提供者保证对作品享有合法权利,一经他人主张版权的视觉中国即采取及时删除作品的行为。


各个公司的官微表示,自家公司的Logo并未授权给视觉中国用作商业用途,ESO的黑洞图如果不是这次的舆论发酵也会被其标注成“版权所有”。


不证自明的公共图片、明星机场街拍、新闻图片……此类可能实际上没有版权却被用作收费的图片还很多,视觉中国借“网络服务提供者”这一防火墙以侵权的方式谋取暴利,也未免吃相太过难看。


一名广告公司高管称,”起初,(视觉中国)销售部还会顾及合作关系,对法务部的起诉行为进行干预,到后期他们(图库)发现打维权比卖图更赚钱,法务部变得非常强势,销售部也不再对客户进行维护了“。


媒体、自媒体、银行、律所、汽车、家电、互联网……各行各业,视觉中国法务团队得罪的人太多了。


也许视觉中国法务团队应该想想,在创收之外,是不是应该做点其他的本职工作了?


很快,报应来了!


近日,“视觉中国版权风波”引发巨大争议。就此事,央视发表评论称:严惩视觉中国,切掉知识产权市场的毒瘤。



有网友评论说,每每想骂视觉中国,当看到含有中国二字都有些难以出口,但那口恶气不骂却又出不来。


是的,视觉中国已经引起了广泛的民愤,他们利用我国法律制度不健全的漏洞,把法律变成敲诈勒索的工具,在缺少明确规定和司法解释的情况下,他们甚至利用法院谋取巨额不法之利。


所以,央视振聋发聩地喊出“严惩视觉中国,切掉知识产权市场的毒瘤”非常准确,可谓稳准狠。


央视评论说:一个宇宙黑洞引出了一个行业黑洞


保护知识产权,才能有更多更好的原创作品,这已经成为社会共识,我国也在不断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法制和监管体系建设。


视觉中国以“能奈我何”的嘴脸,把法务做成销售,一头侵犯原创者的合法权益,一头又对使用者进行“维权敲诈”,既苦了原创者也苦了使用者。


所以才有了网上那句“苦视觉中国久已”


这种恶劣的勾当屡屡得逞,严重破坏市场秩序,更向公众展示了版权交易中一颗吸血的毒瘤。严惩“视觉中国”很有必要,严防“下一个视觉中国”更有必要。


健康良性的版权市场必然是激励原创者创作热情的市场;必然是不给“视觉中国们”任何生存机会的市场。


其实,这么干的除了视觉中国之外,还有全景视觉、东方IC等公司,他们的模式是一样的,就是如央视评论的那样,一头侵犯原创者的合法权益,一头又对使用者进行“维权敲诈”。


甚至,像全景视觉作为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竟然把“维权式营销”写进了年报中。



全景网络年报截图


据2017年年报显示,全景网络在2017年的营业总成本达1.43亿元,较上期增加6.09%,主要即是公司为开展“维权式营销”组成新团队,人员成本、办公房屋租赁成本升高所致。


然而,如此处心积虑搞所谓“维权式营销”到底是什么呢?


他们一边与像百度这样的公司签署图片搜索协议,一边号称自己图片对非商业免费(事实上在他们看来所有活动都是商业的,而法院也支持他们这么做),将这些图片由百度推荐到前面的位置,诱使使用者使用他们的图片,


然后他们再用他们利用区块链技术建立的所谓图片版权监测中心追踪这些图片,而后向这些使用者发送法务函,提出每张图片少则一两千,多则上万的天价赔偿,然后再给相关企业一个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甚至更多的图片套餐供其选择。


如果当事人不顺从他们的意思,他们就到当地法院起诉对方侵权,并索要一张图片一万元的天价赔偿。



全景视觉上市公司公告截图


那么,他们到底对那些他们主张权益的图片有没有版权呢?


至少大量图片都没有。他们的图片虽然有一部分是购买,但很大部分属于从国外或国内互联网行共享的公共版权图片,稍作处理就传到自己系统上而后主张自己拥有版权,譬如国旗、国徽、毛主席、烈士遗照等都被他们作为商品出售,他们在这些图片上并没有什么二次创作,却要以500至数千元一张的价格公然出售。


如果有公司不慎使用,他们就直接以此举证。


那么,举证总是需要证明他们拥有版权的,那又怎么办呢?以全景网络为例,他们选择将一些自己并不一定拥有版权的图片做成所谓图库,然后以图库之名向国家版权局的中国图片库进行登记,登记后获得了这个他们编辑的图库的所谓《著作权证书》。


注意,这个所谓《著作权证书》国家版权局是颁发的图库版权,这个证书并不能代表全景网络拥有图库中图片的版权,其道理就像有人编著一本书,那并不意味着他取得了原著作者的版权。


然而,全景网络却拿着这个版权证书向法院起诉他人侵权,在我国知识产权相关法律细则和解释并未出台的情况下,法院看到有这样的所谓证明版权的所谓版权证书,把图库版权等同于图片版权,不明就里地直接判被告侵权,根本不去探究图库版权和图片版权的区别与关系。


结果,法院成了像全景视觉这种公司对被告敲诈勒索的工具。


每日经济新闻在报道中说:全景网络被自媒体称为“原告狂魔”,一张图片常常要索赔1万元,一年以维权之名诉讼几百次,堪称“维权斗士”。


但自己网站上的很多照片却涉嫌盗用。正常维权有利于促进尊重知识产权,但若拿没有版权的照片维权,那就是蔑视知识产权。


全景网络“原告狂魔”有多狂呢?


在天眼查上,可见的诉讼就近4000件,开庭公告就有1870件,还有一些没上网的,所以数量比现在可见的更庞大。


以武汉中院为例,仅仅从2018年3月到2019年1月,全景视觉诉讼的案件就高达314件,平均每天超过一件,由此可见全国各地被其起诉的企业和个人有多少。


天眼查截图


然而,在全国范围内,只有极少数法官对知识产权相关是熟悉且认真对待的,所以也只有几个案例他们打官司打输了,而大部分地区他们都成功钻了空子,让法院和法官成了他们的“帮凶”。


这些公司,他们所做所谓其实已经不是简单的商业问题,而是涉嫌了商业欺诈,并且是正规军地进行敲诈勒索,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巨大,造成的恶例给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太过恶劣,并且他们占用了大量的法律资源为他们的非法牟利服务。


央视这段评论极其给力:


这种恶劣的勾当屡屡得逞,严重破坏市场秩序,更向公众展示了版权交易中一颗吸血的毒瘤。严惩“视觉中国”很有必要,严防“下一个视觉中国”更有必要。


健康良性的版权市场必然是激励原创者创作热情的市场;必然是不给“视觉中国们”任何生存机会的市场。


在这里,要特别赞赏共青团中央,是他们的正义呼唤引起了全社会的共鸣;也要特别感谢包括人民日报、央视新闻、新华社、环球时报等负责任的国家媒体,他们立刻跟进仗义执言让这些“坏人”再无处遁形!


经济学家梅辛育分析,单就视觉中国使用合法取得版权图片并商用的经营模式而言,本质上与西方国家的“专利海盗”别无二致。


何谓的“专利海盗”,是一些机构自身并非专利技术发明者,而是专门从其它机构和个人手上购买专利所有权或使用权,然后打着“保护知识产权”的旗号发动讹诈性专利诉讼,牟取利润。


视觉中国便是把这种做法引入在中国图片市场上,以“空手套白狼”的手段攫夺自己本无版权的图片,然后以此收费牟利。


每日经济新闻评论说:媒体谴责全景网络和视觉中国,并不是墙倒众人推,作为有责任心的央媒及主流大媒体此时发声,客观上会更促进知识产权环境的净化。


是的,我们保护知识产权是为了鼓励创新,是为了保护原创作者的合法权益得到维护,而不是为了让这些钻法律空子搞经济敲诈的,我们的法律健全与完善是为了正义和公平,决不能成为少数人的牟利工具。


“盗图圈钱”应对投资者损失负责,在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中如是说。视觉中国是创业板上市公司,全景网络是新三板挂牌公司,与东方IC一起,是中国排名前三的图片服务企业。


对很多图片没有版权,比如国徽、国旗、黑洞照片等,却装入图片库出售,这样的公司能够在资本市场圈钱,是否有欺诈上市行为,监管部门应当对全景网络和视觉中国好好查查。


在不诚信行为败露后,视觉中国12日开盘一字板跌停,导致众多买入视觉中国股票的投资者损失惨重,视觉中国应当对投资者的损失负责。


但在视觉中国、全景网络的信息披露中,从未披露自己是否有不掌握图片版权的情况,对此两家公司已涉嫌虚假陈述、信披违规。


视觉中国借壳上市,却告诉投资者,所有图片无论自有还是代销的,都获得了版权授权的,是合法的。


但事实上,这次由黑洞照片引发的黑天鹅事件,根本原因是其销售没有版权的图片,也就是盗图。这与其披露的信息显然是矛盾的,涉嫌虚假陈述。由此导致股民的损失,股民可以要求赔偿。


在知识产权保护取得的来之不易的成就,不能因为视觉中国们栽了而倒退,无论谁使用图片,只要侵权了,就得承担法律责任。


同时,被盗图的当事方,或者遭遇敲诈勒索的受害者,也应当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共同努力,净化知识产权环境。


视觉中国、全景网络、东方IC······这些不守规则的公司,到底国家相关部门会如何惩罚这些作恶影响国家经济发展的不守规则者,我们拭目以待!


声明 |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