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法律咨询:胡玉兰与孟凡龙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胡玉兰与孟凡龙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金山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沪0116民初3189号

原告:胡玉兰。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孟凡龙。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胡玉兰与被告孟凡龙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3月4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3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胡玉兰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被告归还借款本金36,000元。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系原单位同事,原告于2018年12月6日、2018年12月13日二次向被告提供借款共计36,000元,并口头约定一个月后归还,至今被告未归还任何借款,遂向法院起诉。

被告当庭辩称,原告实际只向原告提供了借款17,000元,且该笔借款是用于转借给案外人卢成宇,被告并非实际借款人。

原告围绕自己的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1、借条3份,证明被告向原告借款的事实。3份借条载明借款金额共计40,000元,但已提前扣除利息部分,实际提供借款36,000元。2、上海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执单,证明原告为本案的借款纠纷曾于2019年1月30日报警。3、原告与被告的微信聊天记录(打印件),证明被告于2019年1月31日将原告拉黑。4、支付宝转账记录(打印件),证明被告向原告借款中36,000元中有9000元是通过支付宝转账方式支付的。

对上述证据,被告发表如下质证意见:1、对借条上签字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对实际金额有异议,被告实际收到原告提供借款17,000元,且借款上的用途均载明“担保放款”和“周转”,即该借款实际用于转借给他人;2、对上海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执单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载明内容都是原告的自述,和实际情况不符;3、对聊天记录真实性没有异议,可以看出原告是想通过出借钱款赚取高额利息;4、对转账记录真实性没有异议。

被告围绕自己的抗辩意见依法提交了证据:5、支付宝转账记录4张(打印件),证明原告向被告提供了二笔借款8000元和9000元,合计17,000元,并将该笔借款转借给案外人卢成宇;6、借条2张(复印件),证明原告向案外人卢成宇提供借款的事实。

对上述证据,原告未发表质证意见,原告表示其将钱借给了被告,被告如何处理其并不知情。

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本院对其真实性均予以采信。对被告提供的证据中原告向被告转账的二张记录,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采信,对其余被告提交的发生在被告与案外人卢成宇之间借款关系的证据,因和本案的借款关系无关,本院不予认定。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被告于2018年12月6日、2018年12月13日向原告出具借条3份,借条载明的借款金额分别为20,000元、10,000元、10,000元,合计40,000元。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实际交付金额是36,000元还是17,000元。原、被告双方一致确认,被告于2018年12月6日、2018年12月13日向原告出具借条3份。庭审中,经本院询问,原告确认出借被告36,000元,其中17,000元为支付宝转账,余款19,000元是现金支付,并以3份借条为佐证(3份借条载明总借款金额为40,000元,原告自认已提前扣除4000元,实际出借36,000元)。被告辩称,只收到原告通过支付宝转账的17,000元,其余19,000元并未实际收到,借条上的金额并不是实际借款金额,并以二份转账记录为佐证(金额分别为8000元和9000元)。本院认为,借条是证明双方存在借贷合意和借贷关系实际发生的直接证据,除非有确凿的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借据所记载的内容。被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处理经济往来时,主张其连续二次未收到足额借款,但被告均未采取相应措施,二次都签署了相关借条,明显有违常理,对此情况被告未能做出合理解释,仅以二张转账凭证主张仅收到借款17,000元,对被告的辩解意见本院难以采信,二张转账凭证只能证明被告收到了借款17,000元,但不能证明被告实际收到全部借款的金额。本案中借条载明被告共计向原告借款40,000元,但因原告自认实际交付中提前扣除了借款利息4000元,实际交付36,000元,系其对自身不利的事实做出自认,未违反相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因此,本院确认原告实际交付金额为36,000元。至于被告主张其非实际借款人,而是将借款转借给他人的意见,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借条证明原告和被告之间成立的借款合同,基于合同相对性,原告有权要求被告归还借款,至于被告取得借款如何使用,都无法阻却原告要求被告向其归还借款的权利,故本院对该辩解意见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原告持有被告签字的借条及转账凭证可证明借款事实客观存在,原告向被告实际交付36,000元,双方虽然未约定还款期限,原告可随时主张权利,催告被告在合理期限内返还借款。综上,原告要求被告返还36,000元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条、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孟凡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胡玉兰借款36,000元。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50元,由被告孟凡龙负担,被告所负之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缴纳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王文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陆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