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叶立功与刘1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叶立功与刘1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沪0104民初14605号

原告:叶立功,男,1932年2月4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徐汇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刘1,男,1958年7月15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涿州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叶立功与被告刘1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7月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被告刘1在答辩期内提出管辖权异议,本院裁定驳回其提出的异议,被告刘1不服并上诉,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予以维持。本案于2018年11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叶立功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刘1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叶立功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刘1归还借款220万元并支付利息,利息的具体计算方法如下:以20万元为基数,自2016年5月30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以25万元为基数,自2016年8月4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以25万元为基数,自2016年8月16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以20万元为基数,自2016年8月29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以20万元为基数,自2016年9月6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以20万元为基数,自2016年10月8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以20万元为基数,自2016年10月21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以20万元为基数,自2016年10月26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以20万元为基数,自2016年12月21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以10万元为基数,自2017年5月16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以10万元为基数,自2017年6月7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以10万元为基数,自2017年6月12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15%计算的利息。事实和理由:叶立功系上海一名退休高级工程师,刘1系河北省涿州市百尺竿镇大住驾村村支书。2016年年初,刘1以建房缺资金为由四处筹款,借钱建房,并承诺愿意按当地民间借贷行情向出借人支付利息,利随本清。经人介绍,当地民间借贷年利率普遍在15%至36%之间,且房屋一旦建成,取得产证,刘1既可将所建成之房屋通过抵押获取贷款,又可靠出租该房屋所获取的租金收益作为还款来源,一并用于清偿因房屋基建所欠债务。考虑到刘1在当地有头有脸,个人信誉较佳,房屋建成后的抵押贷款和租金收入皆可作为还款保障,且刘1承诺年利率15%远高于银行存款利率之缘故,尽管本息清偿日期难以确定,叶立功仍愿意向刘1出借资金。自2016年5月起至2017年6月期间,叶立功通过银行转账方式分12次向刘1银行账户转账共计220万元。据悉,刘1利用叶立功资金早已将房屋建成,叶立功遂通过中间人向刘1询问还款计划,刘1置之不理。另,2018年3月25日,叶立功通过EMS致函刘1催款,刘1至今未作回复。据此,叶立功诉至法院请求判如所请。

刘1辩称,首先,截止至本案开庭之日,刘1与叶立功从未谋面,亦互不相识。刘1从未向叶立功借款,双方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其次,叶立功的儿子叶某与儿媳瞿某某在北京经营北京京海亚展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海亚展公司。京海亚展公司在2016年与涿州市富荣养殖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荣公司签订了两份房屋租赁合同,富荣公司将房屋租赁合同的相关事宜委托刘1全权办理。本案中叶立功向刘1转账的涉案款项均系京海亚展公司向富荣公司支付的与房屋租赁合同相关的房屋租金、变压器款和采暖设备款。据此,刘1不同意叶立功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叶立功的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显示了12笔其向刘1转账的记录,即叶立功诉讼请求中借款本金220万元的构成,具体情况如下:

2016年5月30日,叶立功通过网银转账向刘1的银行账户转账20万元。

2016年8月4日,叶立功向刘1的银行账户转账25万元,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中的“摘要附言”显示为“房租预付”。

2016年8月16日,叶立功向刘1的银行账户转账25万元,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中的“摘要附言”显示为“房租预付”。

2016年8月29日,叶立功向刘1的银行账户转账20万元,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中的“摘要附言”显示为“房租款”。

2016年9月6日,叶立功向刘1的银行账户转账20万元,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中的“摘要附言”显示为“预付房租”。

2016年10月8日,叶立功向刘1的银行账户转账20万元,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中的“摘要附言”显示为“预付房租”。

2016年10月21日,叶立功通过网银转账向刘1的银行账户转账20万元。

2016年10月26日,叶立功向刘1的银行账户转账20万元,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中的“摘要附言”显示为“房租”。

2016年12月21日,叶立功向刘1的银行账户转账20万元,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中的“摘要附言”显示为“房租”。

2017年5月16日,叶立功通过网银转账向刘1的银行账户转账10万元。

2017年6月7日,叶立功通过网银转账向刘1的银行账户转账10万元。

2017年6月12日,叶立功通过网银转账向刘1的银行账户转账10万元。

刘1的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显示,其与叶立功之间除了上述12笔转账之外,叶立功还于2016年7月6日向刘1的银行账户转账10万元,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中的“摘要附言”显示为“变压器款”。

另查明,河北省涿州市人民法院曾受理富荣公司诉京海亚展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并于2018年10月31日作出2018冀0681民初2910号民事判决书。

该判决书的“经审理查明”部分的具体内容如下:2016年8月7日,富荣公司、京海亚展公司签订《厂房、房屋、场地租赁合同》京海亚展公司签约代表为刘某某,约定:京海亚展公司租赁富荣公司位于大住驾村村东厂房、房屋、场地,作为商业使用;第一个五年年租为每年944,939.37元;租期10年,自2016年10月1日起至2026年9月底;京海亚展公司逾期支付租金,每逾期一日,按年租金的支付1%的滞纳金。合同第六条约定,“有实际负荷630Kw以上三相电供生产生活使用由京海亚展公司出资增容,富荣公司负责协调”。2016年6月8日,富荣公司与河北涿巨电力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工程协议书》,安装630KVA箱式变电站一座、新立12米电杆3基等项目,总造价30万元,工程总工期定为90天。2016年9月19日,河北涿巨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为富荣公司出具30万元收据。现该增容变压器已经涿州市供电分公司批准使用。另,庭审中,富荣公司出示由京海亚展公司代表刘某某签字的涿州厂房采暖工程价格明细,富荣公司为京海亚展公司采购设备支付199,000元。

富荣公司出示大住驾村村委会证明,载明:富荣公司在我村村东建有厂房一处,面积21亩,富荣公司、京海亚展公司签订《厂房、房屋、场地租赁合同》向我村委会报备,后经核实,富荣公司的该厂房已交付京海亚展公司使用。富荣公司依据该证据主张富荣公司、京海亚展公司双方的租赁合同已实际履行,富荣公司已将厂房、场地交付给京海亚展公司使用;另,证人刘1出庭作证,陈述其代表富荣公司与京海亚展公司的代表刘某某签订上述租赁合同,并收取了京海亚展公司的租金、变压器款等款项共计230万元;证人刘2出庭作证,陈述京海亚展公司代表刘某某找其建设锅炉房和清理现场等工作,后其将锅炉、管道拆除。富荣公司通过证人刘1、刘2出庭作证,主张富荣公司已按约向京海亚展公司交付了租赁的标的物,京海亚展公司已实际使用,富荣公司已收取京海亚展公司变压器款、采暖工程款及租金合计230万元。

庭审中,富荣公司出示农业银行交易明细表,主张已收到京海亚展公司租金、变压器款及采暖工程款共计230万元,并陈述该款项是通过京海亚展公司法定代表人叶某的父亲叶立功转账到富荣公司指定收款人刘1的账户。

至法庭辩论终结前,富荣公司主张变压器款、采暖工程款京海亚展公司已给付,要求京海亚展公司给付拖欠的租金88,878.74元944,939.37元×2年+300,000元+199,000元-2,300,000元及滞纳金。

基于上述查明的事实,河北省涿州市人民法院认为,富荣公司与京海亚展公司签订的《厂房、房屋、场地租赁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双方均应恪守履行。根据富荣公司出示的书面证据、庭审陈述以及证人出庭证言,对富荣公司要求京海亚展公司给付租金88,878.74元的诉求,予以支持。对于富荣公司主张的滞纳金,因利率过高,依法调整为按年利率6%计算。据此,河北省涿州市人民法院判决京海亚展公司向富荣公司支付租金88,878.74元,并承担滞纳金以88,878.74元为基础,按年利率6%计算,自2017年11月1日起至履行完毕之日止。

再查明,京海亚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股东叶某系叶立功的儿子,京海亚展公司的股东瞿某某系叶立功的儿媳。

上述事实,除当事人陈述外,另有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户口簿、租赁合同、新建宿舍楼租赁协议书、工程协议书、转账凭证、高压供用电合同、电费结算协议书、涿州厂房采暖工程价格明细、证明、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报告、2018冀0681民初2910号民事判决书等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庭审后,刘1向本院提交《发生法律效力证明书》,证明2018冀0681民初2910号民事判决书已于2019年1月29日发生法律效力。

本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在本案中,叶立功提供的其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能证明叶立功向刘1交付了涉案款项。刘1抗辩涉案款项系京海亚展公司向富荣公司支付的房屋租金、变压器款和采暖设备款,不仅与2018冀0681民初2910号民事判决书的事实查明部分相符,而且与涉案款项转账记录中显示的房租、预付房租等“摘要附言”相一致,刘1还为此提供了京海亚展公司代表刘某某签字的租房合同、新建宿舍楼租赁协议书、涿州厂房采暖工程价格明细以及富荣公司委托刘1办理租房合同事宜的证明等充分证据予以佐证,具有说服力和可信度,本院予以采纳。因此,在此情形,叶立功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责任。虽然叶立功提供了证人刘某某的证人证言,欲证明刘某某系刘1向叶立功借款的中间人,但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在京海亚展公司与富荣公司签订租房合同及合同履行过程中,刘某某系京海亚展公司的签约代表,与双方当事人及涉案款项均具有利害关系,因此,在无其他证据相佐证的情况下,单凭刘某某的证人证言难以得出叶立功与刘1之间存在借贷合意的结论。据此,叶立功未能就借贷关系的成立完成举证责任,理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叶立功要求刘1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诉请,本院均依法不予支持。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叶立功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7,280元,减半收取计13,640元,由叶立功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