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法律咨询解答:男子在公安局跳楼身亡,家属索赔523万,法院这样判!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法律咨询解答:男子在公安局跳楼身亡,家属索赔523万,法院这样判!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文章,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时间回到2016年11月12日 


当天12点多,在南京市浦口区一小区,男子莫某分别用手机和固定电话两次拨打110报警,称自己的手机被人遥控,内容被监控且怀疑自己被特务跟踪,自己人身受到威胁;手机中有重要资料,涉及国家安全,需要民警处理。


接警员询问详情时,莫某将电话挂断。



当天 12 点 35 分左右,莫某进入浦口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队院内。特勤队员陈某与莫某进行了对话。莫某称手机被跟踪了,有间谍在追杀他。



陈某感觉他状态异常,就打电话给民警沈某。


5 分钟后,巡特警大队民警沈某前来处置。沈某要求莫某出示身份证,但他未能出示并试图离开,被陈某阻止。


对话过程中,沈某感觉莫某状态异常,担心他离开后自伤或伤人。为稳定莫某情绪,并进一步查明其身份及报警意图,沈某便提出 “到办公室坐一会”。


法院经审理查明,当天12时41分,由于莫某不配合,特勤队员陈某单扣手臂将其带入办公楼。期间,莫某不断喊叫。


在进入办公楼的过程中,民警沈某询问他的姓名,他没有回应。


进入二楼办公室,沈某再次要求莫某出示身份证,他未能出示,并反复自言自语:“你们直接把我毙了不就行了吗!”“我身份证也没有,我现在是个无名人士,随你们怎么弄我!”“ 我现在精神分裂了,随你们怎么整我了”“我不想活了,活得也没什么意义了。” 等。


对话过程中,莫某时而仰起头,时而趴在桌上,时而举起双手。



沈某安排两名特勤队员在莫某身后一左一右站立。因怀疑莫某可能是吸毒致幻,民警提出让莫某尿检,但他表示“尿不出来”。



就在从厕所回办公室的路上,莫某突然甩开左后方的特勤队员卢某,快速向前冲向走廊尽头的窗口,之后从窗口一跃而出,跌落在一楼地面上。



民警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后来莫某被送到医院救治。2017年1月2日,莫某因重度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死者家属将警方告上法院 

 并索赔 523 万元 


事情发生后,莫某家属认为,巡特警大队民警在没有讯问场所和讯问条件下对莫某进行讯问,为莫某跳楼创造了条件。


莫某的家属向浦口公安分局申请国家赔偿,浦口公安分局于 2017 年 8 月 2 日作出《国家赔偿决定书》,认为巡特警大队相关人员在履职过程中不存在违法情形,决定不予赔偿。 


为此,莫某家属将浦口公安分局告上法院,请求法院判令:


1.确认巡特警大队在执法过程中行为违法;


2.浦口公安分局给予国家赔偿 5,233,269.29 元,包括: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医疗费、被扶养人生活费、被赡养人生活费合计 223.3 万多元,精神损害抚慰金 300 万元;


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法院宣判:警方做法不违反法律规定 

 判决驳回莫某家属的诉讼请求 


南京铁路运输法院审理后查明,2016 年 11 月 12 日事发当天下午两点左右,浦口公安分局询问了莫某的妻子。


当时,她表示自己与莫某夫妻感情很好,但最近因琐事产生了一些争执;莫某已经连续好几天都没有怎么睡觉了,精神上有点恍惚;事发前一晚很激动,一夜又没有睡觉;莫某人很好,人缘关系都不错,性格比较内向,有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 


法院审理归纳了双方争议焦点,法院认为,当时莫某自行进入巡特警大队报警,神情焦虑且情绪一度失控,不能出示身份证件,无法清晰表达报警意图。民警将莫某带入办公楼进一步了解情况,目的是对莫某的身份、诉求内容以及状态异常的原因作进一步的了解,民警的做法有明确的职权依据,执法目的正当。 


法院认为,莫某表现出状态异常,民警需要辩明警情,而一楼没有办公室,因而提出“到办公室坐一会”。特勤队员单扣手臂将莫某带入办公楼,此后又安排莫某去厕所,目的是辨明其状态异常的原因。在莫某尿不出来时,民警没有采取强制尿检措施,而是将其带回办公室。警方采取的现场处置措施可能使莫某感到不适和紧张,但基于莫某的特殊状态,为辨明警情以利移交,上述措施并未超出必要合理的限度,不属于行政强制法意义上的强制措施。 


法院认为,民警向报警人了解情况、辨明警情并非讯问。民警将莫某带入办公区了解情况,在当时条件下有其合理性,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此外,不存在违反办案场所安全规定的问题。


法院认为,通过审理查明的事实,当时民警已经履行了必要的看管义务,不存在死者家属所称玩忽职守致莫某逃跑摔亡的情形。


另外,民警将莫某带至二楼办公室,以及二楼窗户未安装防护栏,都不是莫某跳楼的直接原因。


综观民警在处置警情过程中的行为,结合莫某的一系列异常表现,以及警方对莫某事发前生活状态的调查,莫某跳窗受伤致亡与警方行为之间没有必然的关联性。


莫某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推开特勤队员,快速冲向走廊尽头,从窗口一跃而出,超出了常人的合理判断,客观上也无法预见和防范,事发后警方履行了必要的救助义务。


警方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法院认为,莫某的不幸,令人同情和惋惜。但该案事实清楚,案发过程有清晰、完整的视听资料予以证明,且视听资料的内容与涉案民警、特勤队员的陈述一致。


被告浦口公安分局的行为不违反法律规定,与莫某跳窗受伤致死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莫某家属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南京铁路运输法院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驳回莫某家属的诉讼请求。

声明 |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