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法律咨询解答:大连11岁女孩被害,《未成年人保护法》又一次保护了恶魔!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文章,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今天的话题有些沉重

“杀害一个11岁的女孩,需要判多少年?”

上面这个问题,如果我告诉你,犯罪嫌疑人是被无罪释放。

你能相信是发生在2019的今天吗?

昨天下午大连11岁女孩被害事件被微博上热搜了,新京报、澎湃新闻等多家大媒体陆续报导。

说实话,这个话题有些敏感,我发文前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发,但是我也为人父,家里也女儿,我是多么希望她能够快乐健康的成长,所以想到这些就觉得有了勇气。

下面详述一下此事的始末

淇淇(化名),09年出生,今年刚好十周岁,在学校是一个文静老实的孩子。父母是摆水果摊的,虽然很忙,但是每天都会接送。可出事这天由于琪琪上午偷玩妈妈手机,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致使妈妈下午补觉过头,而错过去接美术班下课的琪琪,让她一个人走回了家。

谁也没想到,就这一次的疏忽,孩子就遇害了。

这并不是巧合。

之所以偶然一次没有接孩子,就出了事,是因为这个恶魔一直在反复地寻找猎物。

一直、在寻找。

一直。

淇淇舅舅说,下午二三点钟,凶手蔡某就去了淇淇家的水果小摊,问:淇淇去哪了。

蔡某和琪琪是因为上同一个托管班而认识的,同时蔡某的妈妈也经常带他到琪琪家水果摊买东西,从那以后蔡某就总找机会接近琪琪,骚扰她,但遭到拒绝之后,并没有放弃,而是默默的在暗处关注琪琪的行踪,直至那天下午。

你们能相信吗?一个13岁孩子竟在近2年间先后骚扰过多名女性,其中包括成年人,以下是来自已知的三位女子叙述。

女生H:

8月初第一次我发现他跟踪我,当时我正在进楼,他跟了进来。我听到有脚步声,回头一看,有人。他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当时我手里有东西,他说要帮我提东西。跟我说:“你不要害怕”。我当时毛骨悚然。第二次是在8月19日下午5点左右,我刚刚推开单元门进门,他跟在后面,一下子冲了进来,吓得我立马又出了单元门。站在门外面。他从单元门里出来,跑了。这一次,H拍下了他仓促逃跑的照片。

照片比较模糊。但从他脚上所穿的绿色鞋子及体型可以辨认出就是此人。此人被抓时也是穿着这个鞋子。另一位女性受害者Z。Z发来她被跟踪的过程。虽然没有照片,因为事发突然,有照片才怪。但是有她事后惊魂未定与朋友聊天的记录。时间是9月30日。“那天下午,我刚刚进楼门,蔡某也跟了进来,跟在我后面,问我这个是不是一门栋,他轻微地搂了我一下,拍我肩膀,我就把他推开了,以为他是不小心碰的,我就走了。”后来我朋友给我发信息说,她拿快递的时候遇到一个男孩,在门口问她是几单元,她就告诉了那男孩,可是拿完快递那男孩还没走,她就问他干什么的,他说是找同学,我朋友就进了楼道,进了楼道以后,发现男孩跟在后面,然后想搂他,她就给他打跑了。”然后开学后,我看见在拿快递的那个地儿,他在那转悠,我认出他来了,觉得不对劲,就边往回头看。等我到我家楼底下,正要进楼道,我发现有人跟在我后面,我就感觉到了,就特别快地往楼上跑,我能听到他也在往楼上跑,快到家的时候他追上了我,我就问他你干嘛啊,我赶紧往楼上跑就敲门,他听见敲门声就下去了。”因为第二次受到了很大的惊吓,Z女士当时把过程发给了一个朋友。为了证明自己说的都是实话,Z女士还特意给我发来了当时的聊天记录截图。第三位查实的受害人Y。她是在7月31日发现被人跟踪,并且察觉到了不安,于是当天她把这个过程说给了自己的朋友。从当时的过程来看,和蔡某平时骚扰其他女性的细节吻合,也是在楼外开始跟踪,跟到楼道里。

除了我这里接触到的,还有一些网友的留言。他的恶行不仅仅这些,在两年前,也就是大概11岁的时候,他就开始掀女童裙子,强抱学校女同学,甚至伪装送快递的语气,让一些单身女性下楼拿快递。蔡某虽然岁数不大但是身高已经一米七多,体重接近140斤,正直青春期发育的他,就像一只野兽,没事就到街上闲晃,寻找“猎物”。与其说他是野兽,还不是说是恶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青春期,但他是明显的无法控制欲望,而且伴有极度的暴力倾向。小淇淇的遇害很难防范,因为一个小恶魔一直暗处窥视,只要有机会就会伸出魔爪。其实,这次事件的聚焦点最重要就是,杀人者被释放。我想说的是,目前这个真的没有办法,因为根据我国法律就是“十四周岁以下,不承担任何刑责。”而少管所在我国前几年已经废除了。法律就是法律,差一天也是不行的。毕竟现在是依法治国,执法机构不可能自己带头违法执法。这么说吧,就是他现在想继续回去上学,学校都得接收,因为按照《九年制义务教育法》,他有这个权利。但是我想说的是这个人绝对已经不能当孩子看待了,他的凶残、暴戾,已经远远超出一个孩子的范畴,而和很多类似案件一样,《未成年人保护法》再一次保护了这个恶魔。随着人类的发展,现在孩子成熟的越来越早,14岁的孩子可能已经有很多具备成人的思想和身体,此事不能怪法律,因为人类在进化,我们能做的是,是否可以呼吁国家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把年龄下调,加入一些特殊情况的处理,让这个可怕的漏洞必须堵上,不要让年龄成为恶魔的保护伞。最后说两点第一:大家不要总怪职能机构,我们是法治社会,一切都得依法行事,这样才能保证这个社会的长治久安,他们做的没错,也只能这么做。第二:停止恶语相向,无论是对谁,这个世界的恶魔不止一个,近些年类似案件出过不少,比如“四川大竹13岁男孩弑母”、“英国杀害2岁男童的两个男孩”等。如果我们总用暴力去对抗暴力,那么只会让这个世界多一些恶魔。

声明 | 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