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陈X与刘X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陈X,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刘X,男。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陈X与被告刘X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9月3日立案受理后,因案件审理的需要,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X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被告刘X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X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刘X归还原告陈X到期借款本金1,500,000元,并支付以500,000元为基数,自2018年1月25日起;以500,000元为基数,自2018年4月25日起;以500,000元为基数,自2018年7月25日起,以上均至实际支付之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付逾期利息。事实与理由:2015年10月至2016年5月间,被告陆续向原告借款3,199,990元,减去被告为原告买车出资230,000元及150,000元,至2017年10月25日,被告确认欠原告2,820,000元,并出具了借条,承诺于每季度还款300,000元到500,000元。当天,被告还款200,000元。截止起诉日,被告仍未归还原告2,620,000元,故原告将到期的1,500,000元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先行支付。

被告刘X辩称,原、被告原是恋人关系,并一起生活,相关的经济转账,是双方在共同生活中的开销,被告在派出所内向原告出具借条,是被迫所写,当时手边没有任何资料可以进行核对,坚持认为不存在借款,根据转账记录仅收到2,520,000元,不认可现金部分,且在收款后为原告方购买汽车支付了全款,为被告归还80,000元借款及曾向原告汇款100,000元等,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请。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的事实,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材料:

1、被告于2017年10月25日向原告出具的借条,旨在证明被告确认截止出具借条当日总计向原告借款2,820,000元,当天,被告归还200,000元,尚剩余2,620,000元未还;又因原、被告约定分季度归还300,000元至500,000元,故原告以500,000为基数,将已经到期的1,500,000先行起诉,剩余1,120,000元等借期届满后再行起诉。

2、银行交易明细,旨在证明原告于2015年11月23日向被告转账240,000元、260,000元,于2016年1月27日向被告转账350,000元,同年2月5日转账400,000元,同年5月18日取现交付被告200,000元。另,2015年10月11日,原告继子赵赏商将130,000元转给原告,由原告取款后交给被告;同年10月12日,原告继子将349,990元直接取现后交给被告;2016年1月21日原告继子向被告转账670,000元;2016年3月15日原告继子向被告转账600,000元,以上借款总计3,199,990元,减去被告给原告买车的钱230,000元及150,000元,刚好在被告处还有2,819,990元,故被告于2017年10月25日向原告出具的借条上写了2,820,000元,因写借条当天还了200,000元,所以总欠款2,620,000元。

3、户口薄复印件,旨在证明原告与赵赏商是继母子关系。

4、借贷抵押保证合同,旨在证明原告为购买奔驰牌轿车支付尾款而签订的抵押合同,可证明不存在被告支付车辆全款的情况,奔驰牌汽车首付款应是96,800元,其余的是贷款支付,故事实上被告支付了首付款96,800元,余款由原告每月归还贷款。

5、银行明细,旨在证明原告每月归还贷款的事实,贷款金额247,000元,每月归还约8,000元,因原告需提前出售车辆,故在支付了6笔贷款累计95,697.59元后于2018年6月出卖汽车将剩余贷款全部还清,不存在被告全额支付奔驰牌轿车购车款的事实。

上述证据经被告质证后,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有转账记录的2,520,000元予以确认,对现金部分不认可,鉴于原、被告的恋人关系,认为系争款项系原、被告在一起做项目期间由原告转给被告。原告出具的银行明细与原告所要证明的事实对不上,银行明细只能显示归还了贷款95,697.59元,与还车贷无关联性,并且原告的证明目的与原告在第一次庭审中的陈述相矛盾,原告曾认可购车的全款由被告支付,只是金额双方无法确认,原告曾同意扣除230,000元和150,000元,如果按照今天所说,应该只扣除60,000元。

被告刘X为证明其辩称意见,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材料:

1、农业银行明细,旨在证明被告于2016年2月16日向原告转账100,000元。

2、借款协议,旨在证明被告代原告归还借款80,000元,案外人李聪是原告的现男友,因借款是被告归还的,故该借条原件在被告手中。

3、购买雅阁牌轿车《汽车销售合同》、发票,旨在证明赵赏商名下购买雅阁广本轿车一辆,被告代为签订的合同,价值216,000元,被告于2016年6月16日支付全款,并非原告诉讼中所说的仅支付150,000元。

4、购买奔驰牌轿车《汽车销售合同》,旨在证明购买人是陈X,被告代为签订合同,总价格343,800元,由被告全额支付。

5、派出所传唤证和笔录,旨在证明被告在派出所传唤的情况下书写的借条。

上述证据经原告质证后,原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从购买奔驰牌轿车的《汽车销售合同》中可以看出购车的首付款约100,000元,余款24万余元是贷款,故对汽车的总价已经给付卖方予以认可,但被告在没有提供相应支付凭证的情况下称支付了奔驰汽车的全款,原告不予认可;对于雅阁轿车的合同认可,确实由被告支付了216,000元。原告在上次庭审中只是认可两辆车大概支付了380,000元,但不认可全部都由被告支付,贷款部分是由原告支付的。对农业银行交易明细认可,只是因为原告曾为被告归还了借款100,000元,被告将该笔款于2016年2月16日归还给了原告,该转账记录不涉及本案借款,故在借条时间晚于转账时间时,该款并未计算在内;对80,000元的还款凭证无异议,但该凭证在被告手中不等于被告归还,且还款的时间发生于2017年10月25日的借条之前,如果有,也在该借条中一并作了结算。对派出所传唤证和笔录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被告为逃避刑事责任对自己作了有利的陈述,其确认相应的借条金额也是对其有利的,不可能存在加重自己责任的情形,再说,被告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明确知晓出具借条的法律后果,仍予以出具,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鉴于原、被告的举质证意见,因双方对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对证据的证明力本院予以认定,至于是否能达到其证明目的,本院结合原、被告在庭审中的陈述,查明如下法律事实:原、被告曾是恋人。2015年11月23日,原告向被告银行账户转账240,000元、260,000元;2016年1月27日,原告向被告银行账户转账350,000元;同年2月5日,原告向被告银行账户转账400,000元;同年5月18日,原告从银行账户取现200,000元;2015年10月11日,原告继子赵赏商向原告转账130,000元,原告全部取现;同年10月12日,原告继子直接取现349,990元;2016年1月21日原告继子向被告直接转账670,000元;2016年3月15日原告继子向被告直接转账600,000元。嗣后,原、被告终止恋爱关系,但双方就钱款的往来结算产生了严重分歧。因原告的报案,上海市公安局嘉定分局以被告涉嫌诈骗罪为由传唤被告,被告在派出所向原告出具了内容为:今借陈X人民币2,820,000元整,每季度还款300,000到500,000元整,今2017年10月25日还款200,000元整”的借条,借款日期为2017年10月25日,由刘X签名,并书写了身份证和手机号码。当天,被告向原告还款200,000元。

又查,2015年11月23日,陈X名下购买了梅赛德斯奔驰牌轿车一辆,总价格343,800元,该车由被告支付首付款96,800元,剩余款项在原告名下贷款247,000元,并通过原告银行卡分期还款,每月约8,000元,贷款期限为2015年11月25日至2018年12月31日。从原告的银行账单显示,原告于2018年6月归还了因购车欠下的剩余贷款,原告自称钱款的来源是出卖了奔驰牌轿车。另,2016年6月16日,赵赏商名下购买雅阁牌广本轿车一辆,被告从银行卡转账付款216,000元。为上述购买两辆轿车,原告自认由被告付款380,000元。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是截止2017年10月25日被告应还原告钱款的金额。因原、被告曾系恋人关系,双方在恋爱期间有频繁的钱款转账等往来纯属正常,现因恋爱关系的终止导致经济纠纷。在派出所民警参与的处理该纠纷过程中,被告否认有投资工地项目,认可原告继子的汇款是借了结婚用的,也愿意归还所欠款,原、被告一致确认了双方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并由被告向原告出具借条的方式对双方间的金额作了进一步结算和确认,被告亦依约进行了部分履行,故原、被告间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成立。现被告辩称借条系被逼所写、对借款金额有异议,其中还应扣除曾汇付给原告的100,000元及替原告归还的借款80,000元等,本院认为,派出所系保护公民财产和人身安全的机构,在此地址书写相关文书的可信度较高,不存在被逼的状态;原告购车时的贷款以及在2017年10月25日被告向原告出具借条后原告归还购车贷款的情况,可以证明被告未为原告方的购车支付全款,现在被告不能举证证明其支付购车全款的情况下,原告自认的被告出资金额高于凭据上被告能证明的金额,故以原告自认的为准;对于被告提出的向原告转账的100,000元以及代替还款的80,000元,该两笔款均发生于借条出具之前,原告称已经在借条中作了总结算,被告虽持不同观点,但不能举证证明该款未在借条中予以扣除,在双方争议的前提下,本院以最终的借条为依据。被告系完全行为能力人,其应该懂得向原告出具借条的法律效力。从借条内容来看,该借条没有任何瑕疵,是对原、被告间截止2017年10月25日钱款的结算,载明了具体的借款金额和还款计划,且在出具借条的当天被告按约履行了还款200,000元的义务,显然被告对与原告间钱款往来心知肚明,现在被告没有充分的证据来证明借条不真实的情况下,本院结合钱款的转账及其他情况考虑和判断,认定原、被告间的借贷关系成立,故该借条合法有效,被告刘X应当及时归还借款。现被告刘X逾期未归还,显属违约,理应承担归还借款并依法支付利息之民事责任,原告就到期本金的归还及逾期利息的主张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刘X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陈X借款1,500,000元;

二、被告刘X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陈X逾期利息以借款500,000元为基数,自2018年1月25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以借款500,000元为基数,自2018年4月25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以借款500,000元为基数,自2018年7月25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以上均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计算。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8,300元,由被告刘X负担,被告刘X负担之款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付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