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解答上海法律咨询:欧亚X自行车(太仓)有限公司与上海X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上海律师法律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此次就该法律咨询的解答包括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及上海法律顾问,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欧亚X自行车(太仓)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太仓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X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闵行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欧亚X自行车(太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欧亚X公司)与被告上海X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致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1月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分别于2019年4月23日、7月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欧亚X公司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X致公司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两次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欧亚X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X致公司支付欧亚X公司欠付货款107,640.32美元,并支付以欠付货款107,640.32美元为基数,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标准自2018年7月24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日止的逾期付款违约金。审理中,欧亚X公司变更诉讼请求为:判令X致公司支付欧亚X公司欠付货款690,200元人民币,并支付以欠付货款690,200元人民币为基数,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为标准自2018年7月24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的利息损失。

事实和理由:2017年9月15日,欧亚X公司与X致公司、案外人天津盛美林自行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美林公司)三方签订《货款结算协议》(以下简称结算协议),约定:由于盛美林公司尚有1,216辆自行车未交付给X致公司,故三方协议由盛美林公司将该部分自行车零配件转卖给欧亚X公司,并由欧亚X公司组装后直接销售给X致公司,X致公司原应支付给盛美林公司的货款由X致公司按照每辆车78.9美元的价格直接支付给欧亚X公司。欧亚X公司将该批1,216辆自行车组装完毕后,经与X致公司确认货款总金额为:整车价格+要求更换的零件价格,共计107,640.32美元,根据结算协议条款中折算出的美元兑换人民币的汇率比为1∶6.45,折算后该批货款总金额为694,280元人民币。因公证书中视频录像及照片显示具备交付条件的自行车数量为1,209辆,故再次折算后货款金额为690,200元人民币。现X致公司通知欧亚X公司暂停出货,且未付货款,经欧亚X公司催促后,X致公司至今仍未提货并付款,故欧亚X公司诉至本院,请求支持诉请。

X致公司辩称:对货款总金额无异议,但不同意欧亚X公司的诉讼请求:1、2017年3月30日,欧亚X公司、X致公司曾签订了《共享单车采购协议》(以下简称采购协议),就双方在采购2017特制款“OBIKE”品牌共享单车过程中的业务流程、结算方式与付款等内容进行了统一约定,结算协议的内容只是X致公司、欧亚X公司双方对1,216辆自行车的采购意向,而货物具体如何交付、货款何时支付等都应按照采购协议的约定,通过双方下达正式订单的方式进行;根据采购协议的约定和欧亚X公司、X致公司双方的交易惯例,X致公司向欧亚X公司下达订单后,仅需支付30%的预付款,之后由欧亚X公司组织生产,X致公司于欧亚X公司交付货物后支付剩余70%的货款,故本案中对于系争1216辆自行车订单,由于欧亚X公司尚未交付货物,X致公司应仅支付30%的预付款;2、X致公司曾向欧亚X公司订购过一万辆自行车,并向欧亚X公司支付了30%的预付款共计352,380美元,后经双方协商该一万辆自行车另行处理,X致公司已支付的352,380美元预付款将用于抵扣欧亚X公司未收到的货款及发生的其他费用,故系争1,216辆自行车的货款也应当从该笔352,380美元的预付款中进行抵扣。

本院经审理认定如下事实:

2017年3月30日,欧亚X公司与X致公司签订采购协议一份,约定:甲方为X致公司,乙方为欧亚X公司;第一条(协议目的),鉴于甲方对乙方商品具有阶段性需求,采购时间与频率需根据甲方市场拓展调整,本协议签订之目的在于就双方2017年内特制款“OBIKE”品牌共享单车采购签订协议,协议约定双方在采购过程中存在的交付、付款、质量保证、信息保密、纠纷解决等通常性义务,每次需求发生时只须确认具体的采购订单信息,避免频繁缔结契约等不必要之流程,促使采购活动及时、顺利进行;第二条(协议效力),甲乙双方采购行为以每次书面采购订单确定的采购信息为准,除非双方在采购订单上予以特别约定或背书,本协议约定的各项条款适用于每份采购订单;第三条(协议适用范围),本协议的各条款适用于甲方及其子公司对乙方发出的采购订单,但本协议任一部分不得视为要求甲方必须购买乙方产品或者使甲方或其子公司为其他任何子公司负连带责任;第五条(业务流程),3.甲、乙双方确认车型配置定案后进入订单环节,4.甲方应按照乙方标准订单填写产品的颜色及数量,加盖甲方公章后传真/E-mail到乙方,5.乙方在接到订单及收到甲方单批次总货款金额30%预付金后组织采购、生产;第六条(结算方式与付款),3.甲方订单签字确认后,需支付30%预付货款,4.乙方生产完成甲方订单货物后将会开具订单总额相应的合格增值税专用发票给甲方,双方约定:前期甲方在收到乙方开具的合格发票后7天内,支付剩余70%订单尾款,双方4、5月基本符合预期情况下,乙方同意6月起甲方在收到乙方开具的合格发票后30天内,支付剩余70%订单尾款;第十条(双方授权对接人),甲方授权的事务对接人为:金某某,乙方授权的事务对接人为:簡某某;等等。X致公司在合同落款甲方处加盖公章,欧亚X公司在合同落款乙方处加盖公章。

2018年1月12日,欧亚X公司(XXXXX.XXXX@oyama.com.cn)向X致公司(XXXXX.jin@o.bike)发送电子邮件,内容为:金总您好!按照1/10在贵司开会时确认,剩余未出货的库存部分,其中1万台将由贵司联络相关客户向我司购买零配件,贵司1万台30%的预付款将用于抵扣我司未收到的货款及发生的其他费用。请看附件“预付款互抵结算明细”:1.预付款金额,当初预付款是按照单价117.46USD来预付的,所以在我司目前账上1万台的30%的预付款共计为352,380.0USD;……;另外未付款部分:1.24"抵盛美林货款改出香港1,216台订单,整车价格+要求更换的零件价格,共计金额:107,640.32USD;……;等等。邮件落款为:OYAMAKittyfu。

2018年1月16日,X致公司(XXXXX.jin@o.bike)向欧亚X公司(XXXXX.dept@oyama.com.cn)发送电子邮件,内容为:简小姐,小付,关于预付款和未付金额,确认如下:1.请财务确认下预付款金额,30%的预付款共计为352,380.0USD,应该是没有问题;……;另外未付款部分确认:1.24"抵盛美林货款改出香港1,216台订单,整车价格+要求更换的零件价格,共计金额:107,640.32USD;……;等等。邮件落款为:KeithJin/金某某。

2018年6月29日,欧亚X公司(XXXXX.dept@oyama.com.cn)向X致公司(XXXXX.jin@o.bike)发送电子邮件,内容为:金总,您好!许久没有贵司的进一步消息,自贵司2017年11月份通知我们暂停出货至今已经过去7个月之久,我司也多次催促贵司出货及付款,但我司应收的款项一分未收到,已下单未出货的部分也一直未能出货。基于上述情况,希望贵司能对以下事项给我明确回复,以便于我向公司汇报,以确认进一步处理方案:1.贵司之前对10,492台26"OBIKE暂停出货的零件处理一事,贵司之前承诺凤凰将购买1万台零件的部分零件库存,但贵司至今并未推动此事,致使10,492台的料件仍然存放在我公司,所以贵司之前要求用这张订单的定金抵扣其他已出货逾期支付货款的方案我司无法同意施行。因为352,380.0USD是10,492台订单的预付款(定金),按照合同,这笔款项是用于让我们提前采购订单料件的定金,在10,492台零件未处理消耗的情况下这个预付款是不能用于抵扣我司其他应收款的;……;5.24"抵盛美林货款改出香港1,216台订单,整车价格+要求更换的零件价格,明细见附件“24OBIKE未出货明细”,共计金额:107,640.32USD,货物已按贵司要求全数完成,虽经我公司多次催促,但贵司仍旧暂停出货。所以,这次请求贵司尽快确认出货时间并请确认付款时间;……;等等。邮件落款为:OYAMA付某某。同日,X致公司(keith.jin@o.bike)回复电子邮件内容为:简小姐,小付:收到邮件,已知悉并转达石总,待石总决策后正式回复,目前无法给予以下问题的确切回复。邮件落款为:金某某/Keith。

2019年6月25日,江苏省苏州市苏州公证处出具公证书,载明:本处公证人员于2019年6月25日随欧亚X公司委托代理人禹业航来到江苏省太仓市富达路欧亚X自行车(太仓)有限公司。禹业航使用本处提供的摄像机(公证员已事先进行了清洁性检查,存储介质为本处提供的空白存储卡)对该公司周边环境及该公司内部停放相关自行车的情况进行摄像。随后,禹业航使用本处提供的照相机(公证员已事先进行了清洁性检查,存储介质为本处提供的空白存储卡)对相关区域进行拍照。兹证明本公证书后所附光盘中的内容系在本处公证人员的监督下,由欧亚X自行车(太仓)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禹业航在上述保全过程中摄像、拍照所得,与现场实际情况相符;本公证书后所附的照片(共八张)系在本处公证人员的监督下,由禹业航在上述保全过程中拍摄后,交由本处公证人员打印所得,与现场实际情况相符。公证书后附有光盘一张(内含上述保全过程中取得的视频一段和照片八张)及照片八张。庭审中,双方核对确认公证书中视频录像及照片显示具备交付条件的自行车数量为1,209辆。

审理中,欧亚X公司向本院提交:2017年9月15日,欧亚X公司与X致公司、案外人盛美林公司签订三方结算协议,约定:X致公司、盛美林公司双方于2017年3-7月的单车生产合作中,盛美林公司现有1,216台辆自行车未交货给X致公司;三方本着公平的原则,经过友好协商,达成协议为盛美林公司现有1,216台辆自行车还未交货部分,将零件转卖欧亚X公司组装并直接销售给X致公司,此部分的货款按照每台78.9美金由X致公司直接支付给欧亚X公司;盛美林公司开具1,216台*509.25=619,248元人民币的17%的增值税发票给欧亚X公司请款;等等。

以上事实,除当事人陈述外,另有采购协议、往来电子邮件、公证书、结算协议等证据证实。本案其他证据或欠缺形式要件,或欠缺证据相印证,本院均不予采信。

本案争议焦点为:1、系争1,216辆自行车订单是否受采购协议的约束;2、X致公司主张的352,380美元的预付款是否能在本案中与系争1,216辆自行车的货款进行抵销。

审理中,欧亚X公司陈述:1、系争1,216辆自行车订单系根据三方签订的结算协议确认产生,产生背景系因X致公司与案外人盛美林公司无法完成1,216辆自行车的订单交易后,将该订单交易内容转至X致公司与欧亚X公司之间,与采购协议中X致公司根据市场需求向欧亚X公司下达订单的目的并不相同,故系争1,216辆自行车订单系基于结算协议独立产生,并不受采购协议的约束;2、对于X致公司曾向欧亚X公司订购过一万辆自行车并支付了共计352,380美元预付款的事实无异议,但不同意X致公司提出系争1,216辆自行车的货款应从该笔预付款中进行抵扣的意见,从欧亚X公司、X致公司双方往来电子邮件的内容上看,双方于2018年1月10日开会协商,对于X致公司基于采购协议曾向欧亚X公司订购的一万辆自行车,X致公司承诺由其寻找第三方客户向欧亚X公司购买该一万辆自行车的零配件,X致公司为该一万辆自行车向欧亚X公司支付的352,380美元的预付款可用于冲抵采购协议项下其他订单所产生的货款及相关费用,但自双方2018年1月10日协商至今,X致公司并未为欧亚X公司就一万辆自行车寻找其他买家,该一万辆自行车的零配件仍在欧亚X公司处,故欧亚X公司认为双方商谈的预付款冲抵问题并未实际达成一致,X致公司仍应履行未履行完毕的订单;且双方亦在邮件中确认系争1,216辆自行车货款由X致公司另行支付,不参与冲抵;3、因X致公司质证确认公证书中视频录像及照片显示具备交付条件的自行车数量为1,209辆,折算后货款金额为690,200元人民币,故欧亚X公司自愿将诉请中欠付货款金额变更为690,200元人民币。

X致公司陈述:1、对于结算协议内容及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认为采购协议约定适用范围包括欧亚X公司与X致公司之间所有的自行车采购活动,故系争1,216辆自行车订单仍应受采购协议的约束;2、从X致公司、欧亚X公司双方于2018年1月12日和1月16日两封往来电子邮件的内容上看,2018年1月10日,双方已就未出货库存和共计352,380美元的预付款问题进行了当面沟通,对该笔预付款与欧亚X公司未收到的货款及发生的其他费用相互抵扣问题达成了一致;3、对于公证书中视频录像及照片显示的自行车数量及状态,经质证确认具备交付条件的自行车数量应为1,209辆,折算后货款金额应为690,200元人民币。

本院认为,关于争议焦点一,欧亚X公司、X致公司均认可双方在采购协议中就该协议项下订单范围、业务流程等都已进行了详细约定,双方基于采购协议所产生的订单系月滚动预测订单,X致公司根据业务需求预测自行车采购数量后下达订单给欧亚X公司,并支付30%的预付款,欧亚X公司在收到订单及预付款后组织采购、生产,交货后X致公司支付欧亚X公司剩余70%尾款。结算协议系欧亚X公司、X致公司与案外人盛美林公司三方签署的协议,系争1,216辆自行车的生产、采购原系X致公司与盛美林公司之间的交易,因盛美林公司未能交货,故三方同意由欧亚X公司代为完成组装部分后销售给X致公司。对此,本院认为,首先,欧亚X公司、X致公司基于采购协议所产生的订单系双方基于业务发展的需要,考虑市场需求而持续产生的合作,这种合作是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而欧亚X公司、X致公司在结算协议中对系争1,216辆自行车所达成的协议系将盛美林公司与X致公司之间的交易内容转至欧亚X公司与X致公司之间,此部分订单并非X致公司基于新的市场业务需求预测产生货物数量后向欧亚X公司直接订购,不符合采购协议中双方产生订单的基础;其次,欧亚X公司完成采购协议项下订单时需要进行零件采购、生产等任务,而对于系争1,216辆自行车订单,欧亚X公司仅承担零配件组装工作,这与采购协议的生产要求不同;再次,采购协议中,欧亚X公司、X致公司双方对业务流程已进行了详细的约定,由X致公司支付30%预付款后,再由欧亚X公司组织生产,而对于系争1,216辆自行车的采购,X致公司并未按照业务流程支付30%预付款,而是等待欧亚X公司将自行车组装完毕并交付给X致公司后,再行支付货款,这与采购协议的业务流程不同;最后,系争1,216辆自行车订单系盛美林公司未能向X致公司交货后,转由欧亚X公司组装生产,在零部件的转卖、维修、更换差价上三方已进行了相互抵扣,与采购协议的货款结算也存在不同。综上,系争1,216辆自行车的采购、生产系基于三方结算协议而产生于欧亚X公司与X致公司之间的交易内容,该交易内容在采购目的、生产要求、业务流程、结算方式上均与采购协议项下交易内容不同,故系争1,216辆自行车的采购、生产系独立于采购协议之外所产生的订单,该笔订单内容不受采购协议的约束。

关于争议焦点二,欧亚X公司、X致公司均认可欧亚X公司收到了X致公司基于采购协议项下一万辆自行车订单所支付的352,380美元的预付款。欧亚X公司认为该笔预付款可用于冲抵的条件是X致公司为欧亚X公司寻找第三方买家购买一万辆自行车的零配件,现X致公司并未履行义务,一万辆自行车的零配件仍在欧亚X公司处,故双方商谈的冲抵并未实际达成一致,X致公司仍应履行未履行完毕的订单;X致公司认为该笔预付款是X致公司基于订单预测支付的款项,应用于冲抵包括系争1,216辆自行车货款在内的全部未付款。对此,本院认为,当事人互负标的物种类、品质相同的到期债务时,任何一方可以将自己的债务与对方的债务抵销,但用于抵销的债权应具有明确可供清结的效力,将不确定的债权用于抵销,可能损害一方当事人的利益。本案中,根据欧亚X公司、X致公司双方往来电子邮件显示,欧亚X公司、X致公司双方经协商确认采购协议项下一万辆自行车订单在由X致公司联络相关客户向欧亚X公司购买零配件后,X致公司支付的352,380美元的预付款可以用于抵扣欧亚X公司未收到的货款及发生的其他费用,即X致公司主张的可用于抵销的债权系附条件的债权,附条件的债权在条件不成就时,不能实际享有。现欧亚X公司主张X致公司并未联络相关客户向欧亚X公司购买零配件,该一万辆自行车的零配件仍在欧亚X公司处,X致公司也未提供证据证明该债权所附条件已达成,亦未对争议债权提起诉讼,故本院认为X致公司主张的可用于抵销的债权因附有条件未达成且双方存在争议,不属于确定债权,在该债权清结效力不确定的情况下,不能用于抵销债务,故对于X致公司提出系争1,216辆自行车的货款从352,380美元的预付款中抵销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货款总金额,根据X致公司、欧亚X公司双方往来电子邮件显示,双方确认系争1,216辆自行车总货款(整车价格+要求更换的零件价格)为107,640.32美元,结算协议中三方约定,对于系争1,216辆自行车,“货款按照每台78.9美金由X致公司直接支付给欧亚X公司”,而后由盛美林公司“开具1,216台*509.25=619,248元人民币的17%的增值税发票给欧亚X公司请款”,折算出美元兑换人民币的汇率比为1∶6.45,故欧亚X公司按照此汇率比折算出系争1,216辆自行车总货款为694,280元人民币,对此汇率折算,X致公司当庭予以认可。因公证书中视频录像及照片显示的自行车数量及状态,经双方质证确认后均认可具备交付条件的自行车数量为1,209辆,且均认可折算后货款金额为690,200元人民币,故本院对具备交货条件的自行车数量为1,209辆,货款金额为690,200元人民币予以确认。

关于利息损失起算点,由于结算协议中并未约定系争1,216辆自行车的交货时间及付款时间,故欧亚X公司主张以其第一次向江苏省太仓市人民法院起诉时间,即2018年7月24日为X致公司履行支付货款义务的时间,并要求X致公司支付自此时间之后的货款利息损失。对此,本院认为,买卖合同作为双务合同,当事人双方互负债务且有先后履行顺序,出卖人应当先行履行交付标的物义务,买受人后履行支付价款义务。本案中欧亚X公司主张其未能交付货物原因系X致公司通知暂停发货,根据欧亚X公司、X致公司双方2018年6月29日往来电子邮件显示,欧亚X公司于邮件中称:“货物已按贵司要求全数完成,虽经我公司多次催促,但贵司仍旧暂停出货。所以,这次请求贵司尽快确认出货时间并请确认付款时间”,X致公司对此并未提出异议。故本院认定2018年6月29日应为欧亚X公司具备履行交付标的物条件的时间。根据法律规定,合同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现欧亚X公司于2018年6月29日催告X致公司履行未果后,主张自2018年7月24日开始计算欠付货款逾期利息损失,本院依法予以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二条第四项、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九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上海X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欧亚X自行车(太仓)有限公司货款人民币690,200元;

二、上海X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欧亚X自行车(太仓)有限公司以货款人民币690,200元为基数,自2018年7月24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公布的一年以内(含一年)贷款基准利率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损失。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计5,450元,保全费4,070元,合计9,520元,由欧亚X自行车(太仓)有限公司负担198元,上海X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担9,32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