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  址: 上海市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层
电  话: 13817201777
上海豫西X电有限公司与上海大众液压X术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咨询相关借贷纠纷、合同纠纷、劳动法、房产、动拆迁、婚姻法等等的法律问题,小编就相关的法律咨询,整理了以下一篇案例,望对相关问题的法律咨询,有所裨益。


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原告:上海豫西X电有限公司(原上海豫西轴承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

法定代表人:马某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被告:上海大众液压X术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

原告上海豫西X电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大众液压X术有限公司间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2月29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樊杰独任审判。因被告下落不明,本院于2019年2月21日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于同年6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法定代表人马某某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及其诉讼代理人上海律师事务所的上海律师经本院公告传唤而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给付价款84,787.50元。事实和理由:2016年起,原、被告发生买卖业务往来,由被告向原告采购轴承等产品,原告共向被告交货总计价款104,787.50元。被告于2017年1月25日、6月2日分别向原告支付价款10,000元,余款84,787.50元至今未付。原告几经催讨无果,故涉讼。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1、送货单74份及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11份,证明原、被告间存在买卖业务关系,原告向被告供货总计价款104,787.50元;

2、浙江泰隆商业银行通用回单2份,证明2017年1月25日、同年6月2日被告向原告分别支付10,000元;

3、律师函1份,证明原告向被告催款。

被告未作答辩亦未提交证据材料。

经审理查明,原告的前身上海豫西轴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豫西轴承公司)与被告素有买卖业务往来,由被告向豫西轴承公司采购各种型号、规格的轴承,豫西轴承公司交货后被告亦按约付款,双方未签订过书面合同。2016年1月16日起,双方再次发生买卖业务往来,至2018年2月1日业务终止。期间,豫西轴承公司或原告共向被告交付了总价款为104,787.50元的货物,并开具了相应金额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017年1月25日、6月2日,被告分别向原告给付价款10,000元。2018年7月25日,原告向被告发出律师函,要求其给付余款84,787.50元。因被告至今未履行付款义务,故原告起诉至本院,并作如上诉请。

另查明,原告原名为豫西轴承公司,2016年7月28日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变更登记为现名称。

审理中,依据原告的申请,本院向国家税务总局上海市嘉定区税务局调查涉案11份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认证抵扣情况,经查上述发票被告均已申报认证抵扣税款。

本院认为,原、被告间买卖法律关系明确,原告按约履行了交货义务,被告收货后理应及时给付价款。其拖欠至今,已构成违约,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故原告要求被告给付价款84,787.50元之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诉讼中,被告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而拒不到庭,表明其自动放弃答辩、质证等诉讼权利,对此应承担由此而引起的法律后果。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上海大众液压X术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上海豫西X电有限公司价款84,787.50元。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919元,由被告

上海大众液压X术有限公司负担(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缴付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